三论封城是愚蠢决策

有人说,我们社会主义优越,美国就做不到封城,一次流感死亡6600多。

美国确实正在遭遇大规模流感,已感染1300万人。6600是美国疾病防控中心的估计数字,包括流感诱发心血管等老年疾病带来的死亡,其中74.8%是65岁以上老人。

每年流感死亡人数远多于SARS之类的新型病毒。新型病毒人们恐惧,加紧防范,传染有限。一般感冒病毒人们恐惧少,照常工作,传播范围广,死亡人数多。有学者研究,中国每年感冒引发的死亡人数大约8.8万。

我们理性分析,此次肺炎如果发生在民主的美国,会是什么结果。

首先,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不会长期存在。明显违法的野生动物交易,即便执法部门迟钝,媒体、动物保护组织、议员都会争相表现,人人喊打,早给灭了。单说媒体,川普也拦不住。

中国不一样。执法部门收了好处费睁只眼闭只眼,人大代表与人民无关,媒体有中宣部不敢说话,独立的NGO被打压取缔了,网络言论也被封杀。这片土地上人们百毒不侵,地沟油、毒奶粉、假疫苗连年不绝。

其次,假如海鲜市场存在,也有病毒感染了人。医生大大方方说出真相。一种新型病毒!一定是媒体的盛宴。记者日夜守候医院,采访病人家属,调查病毒源头。举国高度关注,执法部门迅速出击,议员纷纷谴责政府不作为,NGO组织蜂拥而至提供各种帮助。不出一个月,病毒在武汉就地消灭。

中国不一样。一种新型病毒!医生悄悄嘀咕,能不能往外说?违不违反组织纪律?过一段时间卫计委传达党委精神:要讲政治,保稳定,签保密协议。二十天过去了,又有医生冒险谈论,有网友传到微信群。公安迅速出击,抓获8名“造谣者”,央视喋喋不休辟谣,“谣言”就此平息,歌舞升平继续。又过二十天,疫情爆发。

第三,假如此病毒潜伏期传染,不知不觉突然大规模爆发。川普下令该市紧急状态,调运全国救援物资,亲到武汉,安抚人心。但不会封城,有法律风险。更重要的,聪明人的决策现实可行,不会盲目。媒体一律聚焦病毒连篇累牍,NGO云集为市民指导防范救援,社区邻里为被隔离者送温暖。疫情很快被遏制。

中国不一样。下面官员束手无策,错失良机。实在瞒不住了,上报中央,上面一拍大腿,封城。然后一片混乱。湖北人水深火热,缺医少药,各地人民一片恐慌,领袖新春讲话只字不提武汉,各级领导团拜会花天酒地,人民日报头版歌舞升平。寥若晨星的NGO鬼鬼祟祟伸出援手,被维稳部门高度戒备。疫情等待春暖。

理性思考,就会得出结论,疫情在资本主义没有活路,在社会主义大行其道。历史也确实如此。近代以来,大规模瘟疫、饥荒只发生在两种社会条件下:一是战乱中,人道救援不能及时抵达;二是社会主义专制下,欺上瞒下人祸连连。

中国美国不一样。区别不在于川普品德多么高尚,不在于共和党不忘初心,而在于天下属公还是属私。国家是人民的还是某个家族政党的,政权出自枪杆子还是人民的选票。

武汉疫情发展到今天,归根结底,是专制的恶果。是人民没有选票的恶果。用一尊思维管现代社会,用部落模式管现代都市,用管猪的方式管人,能不荒诞?

公民 许志永

2020/1/26 流亡中

再论封城是愚蠢决策

我在《封城是愚蠢决策》里,谈的不是自由人权问题,而是一项决策聪明与否。说它愚蠢,从决策者角度出发,存在以下问题:

第一,决策不可行,不能实现目的。

封城的目的是防止病毒扩散。武汉作为特大城市,春节前人口流出为主,从疫情爆发到1月23日封城,已有大约250万人流出,剩余一天多时间,假如不封城,流出人口也不会超过50万。封城能够阻挡的外流人口不到五分之一。

假如不封城,武汉还会有数百万人逃离吗?不会。北京2003年形势也很严峻,没有封城,没有数百万人弃城而逃。人是有理性的。病毒即使比SARS厉害,也不至于弥漫空气——那就无处可逃了。呆在家里,保持通风,少出门,必须出门时戴口罩,勤洗手,等等,科学引导,专业细致,大多数人不必特别恐惧。信息公开,疫情严重性广为周知,各地人们自发把北京来人隔离两周,这种压力也阻止北京人外流。此逻辑同样适用武汉。

假如此病毒非常恐怖,像传言说的武汉已经感染十万人。那意味着全国各地感染人数扩大一百多倍,封武汉封湖北有什么用?封了全国又有多大用?真这么恐怖,也不用封城,人人自觉封闭自己。

真能封住吗?把一千万人口的大城市封死,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封城,出租车带人出城的价格涨十倍。而且,既然上升到违法层面,出去的人会设法隐瞒身份,使得隔离更不现实,增加病毒扩散风险。

假如不封城50万人流出了,这会增加各地隔离武汉人的成本。但这成本不是无意义的。它是对各地的动员。就像人体对入侵病毒发出警报,社会肌体对入侵的武汉人发出警报,集体行动起来,增强社会的抵抗力。就像河南人在做的。相反,武汉被封,很多地方掉以轻心,反而利于病毒传播。

武汉封城,不仅对外,而且对内。内部交通也停运。一千万人要生活,不可能断绝往来。如果封死了,城市也就死了。如果封不死,逻辑上病毒也就继续传播。封城有多大意义呢?今日武汉街道空空,如2003年北京街头空空,是武警强制的结果吗?不是。是大家意识到了恐惧,躲在家里不出门了。信息充分公开了,不需要封,公交车上、大街上也不会有很多人。

封城加剧人们非理性恐慌情绪,加剧医疗资源紧张,一些感染者不能被及时隔离,很多人普通感冒发烧也聚集医院,增加病毒传播机会。

综上分析,封城未必能有效阻止病毒传播,很可能得不偿失。

第二,封城的后果。

个人自由、人权被侵害是显然的,所有想离开而被限制的都是受害者。如果为了更大的公共利益,牺牲个人利益难免。可是前面分析过,貌似更大的公共利益经不起推敲,是想象出来的,侵害个人自由就不应该了。

《封城是愚蠢决策》分析过,市场化的今天,突然封城,众多物流中断,众多市场行为被扼杀,市民衣食住行都成问题。政府没有能力给每家每户送柴米油盐,全国再多物资也无法供应每个人的生活。连医生护士上班都要靠志愿者,普通人出行怎么办?要么封不死,生活还可以勉强继续,要么封死了,城市彻底瘫痪。

武汉的人道灾难是封城决策的必然后果。后果的大小与封城实施程度正相关。封城越严,后果越严重。最后的结果必然是,要么封城流于形式,要么市民忍无可忍起来反抗。

有人说,封城会有问题,但也是不得已。古今中外疫情很多。20世纪大概只有1911年的东北鼠疫接近封城,断绝关内外交通,但也不是完全封死,流动人口过了检疫期就放行了。埃博拉病毒肆虐时,当地政府也只是要求市民呆在家中三天,而不会端着枪把守路口。为什么不封城?不只美欧等发达国家面临人权、违宪等问题,更重要的,如前分析,封城制造问题多于解决问题,得不偿失。

高铁入口武警身着防化服端着自动步枪。枪能杀死病毒吗?假如疫情真的更大规模爆发市民争相外出逃难,难道要开枪吗?1960年民兵持枪把守村口阻止饥民逃荒,今天还能做到吗?不开枪,拿枪指着武汉人民,除了展示权力的傲慢,还有什么意义?

不是说疫情不严重。而是说要理性面对。民众恐惧是自然的,加上对政府不信任,恐惧更甚。恐惧有其价值,可以督促人们自觉隔离病毒。政府的角色,要科学引导恐惧,而不是跟着恐惧非理性决策。把城市一封了之,是可怕的懒政。于经济学,于政治学,这都将是一个有趣的个案。

有民粹狂热叫嚷封武汉甚至屠城武汉。政治家不能这样。决策要科学理性,现实可行。不能惶惶然不知所措,也不能一拍大腿撸起袖子。要把每一个人当人,有理性,会恐惧,会选择。控制猪瘟,只能把猪强制隔离,吓唬它说猪瘟来了没用。人不一样,信息一公开,武汉大街空空荡荡。要相信人的理性,而不是政府的理性。                                           

公民 许志永

2020/1/25 流亡中

封城是愚蠢决策

封城正在给武汉带来人道灾难。医疗资源不足医院人满为患,医生护士上下班靠志愿者,没有私家车的市民去医院看病都是难题。市内公共交通停运,意味着一千万人的日常生活所需,要由政府计划安排。四十年市场经济之后的今天,政府有这个能力吗?

你可以举全国之力。问题是,城市的生态,是公交、物流、外卖、快递、便利店、小餐馆……构成毛细血管。物资在高速路上排成长龙也没用。封死了,城市也就死了。不封死,理论上病毒可以继续传播,有什么意义?

盲目恐慌无益。病毒传播是有特定途径的,只要足够专业、细致,同一个城市生活,一样能隔离病毒。政府的工作应该是信息公开,专业诊疗,科学引导,救援保障。

2003年北京没有封城,SARS也没有传遍全国,北京传出去的不多。只要信息公开透明,充分调动每一个人的安全防范意识,北京人去外地,要被隔离14天,没有特别要紧的事,谁还到处乱跑?不封城,各地隔离武汉来人,成本确实高些,但收益是一千万的生活,一千万人的尊严。

信息公开,科学引导,人们自然呆在家里。病毒越可怕,人们越恐惧,彼此隔离越远,越能阻隔传播。2003年北京大街上空空荡荡,公交车几乎是空的。猪瘟,需要把猪强制隔离。人不是猪,知道恐惧,有理性判断,不需强制关进笼子。外出的一定是有事的。政府断绝公共交通,连医生护士上班都解决不了,普通人需要外出怎么办?

疫情发展至今,言论不自由信息不公开是罪魁祸首。12月8日发现病例,20多天后疫情开始散播,武汉肺炎已上榜热搜,可公安传唤8名“传播谣言者”,成功封锁了信息,误导了市民。接下来20多天,武汉市民毫不在乎,1月21日湖北党政官员还召开大型晚会。随着春运,大规模人员流动传到全国。

封城,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凸显的,从城市治理能力问题到国家治理能力问题。当年应对SARS,地方蠢,上头聪明。如今……武汉人民就遭殃了。封一千万人口的大城,此下下策,蛮憨之气,堪比雄安新区,水洼地里起新城。

20世纪疫病流行多次,没这样封城的。1911年东北鼠疫,断绝交通,检疫期过后也放行。武汉感染率不到万分之一,就要抛弃这一千万人了?这是伦理问题,更是智商问题。

放开武汉吧,人民不是猪。

公民 许志永 2020年1月25日流亡中

禁蒙面法违法及香港法院的释法权

香港政府10月4日以“危害公安”为由,引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绕过立法会审议程序,颁布《禁止蒙面规例》。香港高院18日裁定,《紧急情况规例条例》在“危害公安”的情况下使用,范围过大,行政机关侵夺立法机关的立法权,有违《基本法》下的宪制架构,且“禁蒙面法”明显不符比例原则,部分条款不符合基本法,有关条款无效。

10月19日,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杨光表示,香港现行的《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经过1997年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确认符合基本法,并采纳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这表明该条例的全部规定都符合基本法”。

《禁止蒙面规例》是否合法,关键在于港府援引的《紧急情况规例条例》是否违反基本法。高等法院说,违反。港澳办说,人大常委会已经决定,不违反。所以,争议的焦点在于,谁有权解释基本法,香港法院还是全国人大常委会?

双方共识的法律依据是基本法。我们看有关规定。

基本法第8条的规定,香港原有法律,除同香港基本法相抵触或经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机关作出修改者外,予以保留。1997年2月23日,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4次会议作出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一百六十条处理香港原有法律的决定》,用排除法列举了与基本法抵触的法律,宣布无效。《紧急情况规例条例》不在排除之列,保留作为香港法律。

同时基本法第160条规定:保留的原有法律,“如以后发现有的法律与本法抵触,可依照本法规定的程序修改或停止生效。”也即,保留的不等于全部合法。

“如以后发现有的法律与本法抵触”,按照什么程序修改或停止生效?这是法律解释权问题。

基本法第19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除继续保持香港原有法律制度”。

“原有的法律制度”,即香港回归前的普通法体制,法院既是司法机关,也是释法机关。司法终审权包括释法权属于英国枢密院司法委员会。回归后,基本法第158条规定,基本法的解释权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对本法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自治范围内的条款自行解释。有关国防、外交以及中央香港关系的条款除外。

回归后,最高释法权由英国枢密院司法委员会转移到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则上,释法权属于人大常委会,但由于香港的特殊历史地位,回归时中国承诺,香港高度自治。所以基本法明确规定,此权力“授权”给法院。把全国人大常委会常委会的释法权严格限制在国防、外交及中央香港关系,香港自治范围内的条款,香港法院自行解释。香港法院的终审权,某种意义上是世界罕有的特权,恰恰体现了一个国家,两种制度。

实践中,香港法院解释基本法是常态。有学者统计,回归后,法院平均每年解释《基本法》6个多条款。

本次争议,条例是否违反基本法,显然属于香港自治范围内的事。香港法院有解释权,全国人大常委会无解释权。

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的表态“这表明该条例的全部规定都符合基本法”,是不懂或者故意歪曲法律。如果全国人大常委会越权强行释法,是破坏基本法,破坏一国两制。

法治是自由的基石,民主是法治的保障。支持港人和所有中国人争民主。

公民 许志永 2019年11月19日

黄之锋被保释彰显了香港法治

《环球网》今天发布《两抓两放,香港司法就治不了黄之锋吗?》,用一些模糊的事实,试图论证,法治的核心在于“治”,警察抓了,法官就得判。中国人的法治理念本来弱,尚待启蒙,看了这糊弄国民的反法治胡语,作为一个法律人,实在忍无可忍。

第一,黄之锋为什么被保释?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法院判决前保释是常态,羁押是例外。法治国家,一个公民在法院判决有罪之前都应当认为无罪,所以不应当羁押,释放才是常态。之所以庭审前要对某些嫌疑人羁押,是因为他们有继续危害社会或逃避审判的风险。非法集会在香港以及绝大多数国家是轻罪,黄之锋也几乎不会逃跑,所以不需要多高的保释金。

环球网拿法官的印度裔说事。香港作为一个国际化大都市,警察难道就没有印度裔菲律宾裔的吗?该法官上次保释一位打人的警察,5万元保释金。警察暴力,知法犯法,罪行更重,逃避审判的可能性更大,更多的保释金很正常。没找出法官违反法治的证据,就拿别人的肤色说事,暗示外国势力,如此煽动粉红,实在不择手段。

至于黄之锋的政治思想及言论,没有违反香港法律,就是个人自由。警察抓他,是因为他涉嫌非法集会的行为。法不禁止即个人自由,是法治核心原则之一。网上一句话就抓人,一抓起来就羁押,最后都给安个罪名,这正是中国人的悲哀。没有因为言论就随便抓人,被抓了还可以保释,恰是香港法治的彰显。

第二,法治的核心是什么?司法独立。司法独立的核心是什么?法官独立。法官忠于法律和良心,独自做出裁决。法官没有上司,没有政法委。至于法官胡来怎么办,有议会弹劾,有法律制约。

没有法官独立,没有司法独立,警察只要抓了法官不敢不判,领导一个电话叫法官怎么判就怎么判,老百姓该多可怜啊。为什么中国那么多上访者?现在连北京都进不了。为什么中国那么多司法冤案?根源在于法治不彰啊。万一胡总编哪天被抓了,就像周xx,法官不问青红皂白,照警察的意思判,那时叫天天不应啊,这不正是中国千千万万冤民的真实写照吗?

邓小平当年说,一国两制,香港制度五十年不变。有人问,五十年之后呢?他说,五十年之后更不用变了。这点他还是很有战略眼光的,五十年之后,大陆向香港看齐了,司法独立了,人民有选票了,香港当然不用变了。

法律不是阶级统治的工具,司法不是利益集团的刀把子,法治代表良心和正义。香港才是真法治,700万香港市民如此珍视的法治,是大陆人民学习的榜样。

公民 许志永2019年9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