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2020新年献词

程渊被捕,王怡被重判,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李英俊、黄志强等被抓捕,公民社会再次遭遇打压之际,历史迎来2020年。

中国向何处去?能否顺利走出历史的三峡,走向现代文明康庄大道?我们每个中国人要做出什么样的选择?继续在专制泥潭中挣扎,还是奋起直追民主宪政现代文明? 请每一个共产党员,每一个公民认真回答。

1978年顺应人类文明潮流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三十多年繁荣发展。可是过去七年来,改革后退,开放受阻,文革阴霾弥漫,时光恍惚倒流。历史的倒车毫无刹车迹象。

1980年代努力党政分开,政企分开,如今“党是领导一切的”。村民自治多年尝试毁于书记兼任。私营企业被迫成立党支部企业家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马云马化腾李彦宏被退休什么信号?无论什么名义,混合所有,公私合营,做大做强国企,只要初心还是歧视甚至消灭私有制,改革开放就完了。

1980年代倡导集体领导,如今要定于一尊。个人崇拜被泼墨,独裁车轮依旧向前。一人兼数个组长,大小决策系于一人。纵是天才,怎堪如此重负?人民不能说话,党员不得“妄议”。这是什么年代?思想、利益如此多元化的今天,一尊钳制言论,扼杀市场,打消各行各业人之积极性,快道路以目了。

1980年代废除终身制,如今公然改宪法,国家主席副主席无限连任。环顾全球,还剩几个国家政府没有任期限制?

何等英明,悍然冒天下之大不韪?

思想。中国梦,美国每个国民的自由梦,到了中国什么内容?美丽中国,只顾外表,不讲制度不讲价值不讲文化。自信三个变四个。真自信吗?理论,歪曲了本来的社会主义。制度,一党专制扭曲市场阻碍经济发展。道路,前三十年阶级斗争后三十年经济建设,前后互不否定?文化,砸烂孔庙浩劫中华文明,认西方马列为祖宗。

用人。之江新军,小兄小弟,无问才能品德,只顾个人效忠。驱逐低端,天怒人怨,天际线运动,蛇尾而终。公然撰文反对宪政,鼓吹定于一尊。无理论无才能,偏执大树个人崇拜。神州大地人才济济,如此格局胸怀怎能服众?

内政。国进民退,改革倒退。权力四处插手,市场无所适从。民营企业家信心尽失,精英人才纷纷移民。雄安新区,无天时,无地利,无人和,却比附上海深圳千年大计。环保风暴,不顾国情不顾经济,一夜之间千万家企业倒闭。维稳耗费国家财富无底洞,社会保障三六九等。百年自由繁荣的香港,七年来纷争动荡,束手无策。还要折腾下去吗?

外交。21世纪了,召开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给民营企业家给全世界什么信号?要当共产国际老大吗?中美贸易战,前倨后恭,宣传口号以牙还牙,从俄罗斯进口猪瘟,最后全面败退。崇普京强人形象,在南海、钓鱼岛、台湾、洞朗,招惹是非,惹完又退,每惹必败。一带一路大撒币,当年第三世界策略,生搬到各国民主化的21世纪,经济无效益,政治无民心。2018年修宪之后,全世界突然围剿共产主义,是偶然么?

党内。以反腐为名,清除异己。以“妄议”之罪,打压民意。党员干部提提意见,居然成了头条罪状。一篇讲话,58次提斗争,斗谁呢?各单位各部门整天没完没了洗脑学习,正事荒废。工作好坏,不看绩效,只看服从。为什么普遍懒政怠政?如此压抑之环境,不要说普通国民,党员干部也不堪忍受了。

党外。钳制言论,每天无数国民被删帖,被封号,被喝茶,甚至跨省追捕。逼迫大学改章程,改教材,扼杀思想自由。到处是摄像头,到处安检,公民隐私、尊严被剥夺殆尽。消灭独立社会组织,温和改良的意见也不复存在。打压基督教会,打压各独立宗教。混合所有制为名侵占私有财产,逼迫企业家年纪轻轻退居二线。整个社会越来越压抑、颓废,何是尽头?

仅仅七年,生机勃勃满怀希望之中国堕落至今日郁郁沉沉毫无生气之中国。

中国梦,一党专制为体,市场经济为用,百年前中体西用的老路,真的没有前途。2013年中国曾面临选择,学蒋经国先生走向民主宪政,还是逆历史潮流打压公民社会?那时多少人怀有期待啊!我也是其中之一。可是中国走上后一条路。权力强化社会管控,扭曲市场经济,专制体制从改革初期经济发展的动力变为经济发展的障碍。体制极度不自信,导致越来越庞大的维稳系统,最终压垮经济,也压垮自身。

我们悲哀地看到,中国经济每况愈下,维稳体制正耗竭三十多年来积累的国家财富,滞胀、贫困越来越近了。

中国不能这样下去了。

请每一个中国人认真想一想,我们能做什么?我们要给子孙后代一个什么样的中国?

共产主义一定会结束的。而中国依然是中国。总有一天它烟消云散,中国要陪它殉葬吗?

今天我们的努力,只为有一天,极权脆断时,这个民族已有新的希望。公民运动,倡导每个国民把公民的身份、权利、责任当真,理性建设性推动国家进步,最终实现自由、公义、爱的美好中国。

为梦想的美好中国,我们执着捍卫自由公义,建设公民社会。我们推动教育平权随迁子女就地高考,呼吁官员财产公示,2013年这成了我们的罪名。2019年底,因为继续建设公民社会,丁家喜律师等诸位公民再次被捕。倡导大家做公民,如此温和理性,却为当局不容,再遭打压。

丁家喜先生,本是杰出的商业律师,在此体制下过着优越的生活。可是为了理想和责任,为随迁子女教育平权而奔走,呼吁官员财产公开,被以聚众扰乱公共秩序之名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出狱后一度到美国与家人团聚。很多人没想到的是,一个月后他回到中国。他说,我要改变我的国家。这就是我们公民,自己的祖国,不是逃离她,而是改变她。

我随时准备入狱。在想,很多年,在狱中和在外面,哪个对我的祖国更有价值。总是想起一个世纪前先辈的泣血呐喊。因为爱中国,一代一代志士仁人受难。今天,我们正追随他们的脚步,随时准备放下自己的一切。可我们从不绝望,也绝不放弃。

同胞们,如果你像我们一样爱中国,请肩负起作为公民对这个国家的责任。中国不能这样下去了。行动起来,改变自己的国家,改变历史逆流,改变不公不义,改变颓废堕落,改变压抑窒息,改变长夜漫漫,改变屈膝沉沦,改变强权为所欲为,改变人民麻木无声!

如果你爱中国,就和我们一起努力。唯有奋起,中国才不会回到文革长夜,唯有奋起,中国才不会悖逆潮流腐烂堕落,唯有奋起,中华民族才能走出历史三峡走向现代文明,唯有奋起人民才有尊严中华才有未来!当此危难之际,我们,中国公民,依然坚信历史进步潮流浩浩荡荡。2020,祝福中国宪政文明人间大道,祝愿每个中国人站立成大写的公民!

公民许志永

2020年元旦

五大诉求拯救中国

警方道歉;

依法追责;

开放救援;

言论自由;

全民普选。

李文亮医生走了。他是天使,生逢中国,只能是造谣者。我们为谎言暴力制造举国灾祸,为中国,为这时代,也为自己懦弱绝望而痛哭。他们欠他一个道歉。我们人民,能否坚守这卑微的诉求?——道歉,必须道歉!我们要的,不是策略的虚伪的敬意,而是吹哨人的清白,是这个民族告别谎言的勇气。

一声令下,医生沉默;一声令下,传唤训诫;一声令下,央视辟谣;一声令下;删帖封号;谎言五十天,疫情大爆发。举国灾祸谁的责任?就这么不了了之?如果地方隐瞒不报,渎职。如果最高层决策错误,如果习近平先生有政治责任,请向全国人民谢罪道歉。

当国民纷纷伸出援手,民政部通知垄断慈善。红十字会臭名昭著,官状慈善机构无爱心、无能力、无效率、无廉洁,一片混乱,救援物资堆满仓库,协和医生自制口罩。垄断慈善让中国人良心无处安放。我们要求开放民间自主救援,给爱,也给公民社会一点空间。

此次大疫,言论不自由的恶果。不是幸好发生在中国,而是只能发生在中国,极权体制历来是瘟疫饥荒的温床。遥想三年饥荒数千万人饿死,谎言治国不堪回首。删帖封号抓人,谎言横行,举国遭殃。我们要言论自由,普世的也是写在中国宪法里的基本人权。

言论不自由,权力恣意删帖封号,究其根本,人民没有选票。文明大潮中,难道只有中国人劣等不配民主世世代代跪地为奴天下为私江山轮回?我们要民主,要真正属于人民的中国,民主自由的中国,要兑现先辈的承诺也是至今挂在墙上的核心价值。中国梦,民主梦!

此疫,足见党国体制何等腐朽不堪。一切重大社会问题的根源都指向独裁专制。医学救不了中国,民主救中国。无民主即无自由无尊严,乃至无健康无生命!无民主,中国没有未来。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是中国人,一起呐喊——五大诉求,拯救中国!

公民 许志永

2020/2/8 流亡中

医学救不了中国——痛悼李文亮医生!

惊闻噩耗,心痛之至,涕泪滂沱。

回首过往月余,为李医生亦为中国痛哭。

新年元旦,微博平安武汉人民日报昭告天下“8名散布武汉肺炎谣言者被查处”。央视喋喋不信谣不传谣。微博暴得四万点赞。至今“不信谣不传谣”张口自来,愚昧万民,何以拯救!

月底尚知,八位“造谣者”多为医生。于同学同事微信群讨论新病毒,专业所在,良心所在。却被传唤,恐吓,羞辱。一纸训诫:继续违法,将严惩不贷。

去岁末日,网络搜索武汉肺炎急剧上升,民众关心。然“谣言”成功平息,武汉人民放心了全国人民放心了!倘有言论自由基本人权,何至今日举国灾祸?

何以至今公安滥权删帖封号央视谎言无休无止?天下为一党之私,13万万同胞匍匐在地岁月静好任罪恶卑污恣意横流。无民主无选票,即无自由无尊严,乃至无健康无生命!

不得不服,官家谎言水平之高。若提及造谣者医生身份,众人自然起疑,捂医生身份严严实实,谎言毫无破绽矣。

外界最早知其医生身份者,李文亮,已在重症监护。直至惊闻李医生以身殉职,家人亦被感染。难以置信之人间惨剧。因为真话,触犯禁忌,被造谣被羞辱。为这位天使祈祷吧,生逢中国,无力拯救,只能“造谣”!

独守庚子,仰问昊天,缘何离弃我东方?沉睡的大地啊,人民,你可曾知道,是谁,制造了这举国灾祸?遥想志士仁人百年血泪赴汤蹈火,先贤啊,后辈懦弱,羞耻难当!

家父从医,一生救死扶伤,改变不了乡村。本人学法,多年奔走呼号,正义伸张微不足道。呜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天下据为一族一党之私久矣,打江山坐江山野蛮轮回,三千年商君阴霾何是尽头!

医学救不了中国。主救中国!自由救中国!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与章润先生吾辈一起“人人向不义咆哮,个个为正义把生命怒燃,刺破夜瘴迎接黎明,齐齐用力、用心、用命,拥抱那终将降临这片大地的自由的太阳!”

公民 许志永

2020/2/7 流亡中

正常社会如何应对疫情

一个正常的社会,民主自由的国家,首先不会封杀言论掩盖真相,新冠病毒不会发展成举国灾祸。疫情是专制的恶果,此处不再阐释。

现在假设,民主国家某个城市突发疫情,他们会怎么做?

第一,市长发表电视讲话,坦诚危险,劝市民如何防范,动员社会齐心协力共度难关。民选市长,有公信力,擅长公共沟通,讲话稳定人心团结力量。

第二,专业力量积极救治,密切接触者精准隔离,呼吁全国全世界支援。政府有公信力,真心为大家好,民众积极配合,无需法律强制即能最大限度隔离病毒。

第三,迅速发布行动指南,滚动播出。有效细致告诉市民,乘公交、卖菜等外出时,如何科学防范交叉感染。调动每一个人,而非把每个人作为管控对象。

第四,社会组织自发行动起来,捐款捐物,关爱被隔离者,宣传如何防范,全社会一起行动,隔离病毒,奉献爱心。

第五,媒体乃至反对党是天然监督者,确保信息透明,一边投入救援,一边及时批评指正。

可在武汉,九百万人不是热情参与,而是被作为管控对象。连救治很大程度上也靠强制,威胁医生不上班就吊销执照。市长无能当众讲话,新闻发布会念稿子也丑态百出。政府宣传能力几乎退化到零,谎言太多了以至于真话人民也不信。两星期后才开始隔离疑似患者,不靠服务,不靠说服,却靠军队。社会组织、媒体被打压,真想继续被掩盖。他们堕落到只剩暴力了,迷信暴力,怎么应对社会危机?

自封城起,武汉应对疫情几乎步步失策。

第一,该精准的,专业隔离,却大水漫灌,隔离九百万人却不隔离疑似患者。大批感染者不得不回家自行隔离,致很多人家集体感染。

第二,无预案医疗资源极度紧张。患者云集医院大批交叉感染。众多感染者跑好几个医院不能入院,甚至不能确诊,四处奔走呼号增加传播机会。

第三,好大喜功形象工程,耽误十天救命时间。火神山医院1000多个床位能解决多少问题?早该腾出宾馆、党校,改造设施,及时安排病人入住。

第四,垄断慈善,官办机构腐朽无能,捐赠物资堆满红十字会仓库,协和医院的医护人员甚至还要自制口罩防护服。无能还要垄断,一片混乱。

第五,2月6日,封城14天后,才想到隔离疑似患者。却以土鳖的方法把上千人集中到体育馆,基本生活设施匮乏。市民不愿进“集中营”,又祭一招,宣布要挨家挨户测体温,不漏一人。

这是要把所有人交叉感染的节奏吗?没发烧的自己在家,不愿开门,难道要砸门?把每个武汉人当猪了吗自己生病不去医院?如何隔离病毒,宣传到位了吗?多少人能住进医院,服务到位了吗?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白痴钦差坐镇武汉,人民真不幸啊。

缺少公信力,缺少专业精神,缺少管理能力,缺少爱心。腐烂无能绝不是局部的,而是体制性弱智,国家治理能力整体性溃败腐朽。举国体制没落到只能制造疫情,无能面对危机。为武汉人民担忧!                                       

公民 许志永

2020/2/6 流亡中

法律也要通人情

最近各地出现一些和疫情有关的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案件。

我们先看两个有关的刑法条文:

第一百一十四条: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一百一十五条: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过失犯前款罪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大概和疫情有点关联的是“投放传染病病原体”。把病毒或带毒的物质向外投放,是故意危害公共安全。不小心泄露了病毒,是过失危害公共安全。假设某病毒研究所泄露了病毒造成严重后果,构成过失犯罪。

但是,一个人携带病毒,无论疑似还是确诊,去邻家串门,如果不能证明有“投毒”主观故意,危害公共安全罪显然构不成。

病毒携带者也不负特定管理病毒的义务,因此谈不上过失犯罪。而且,过失犯罪需要严重的法律后果为要件,没有严重后果,不是犯罪。

肺炎患者以及疑似感染者不外出串门,这是道德义务。前提是,携带者充分知晓其危害,使其知晓是政府的责任。只有当政府依法明令隔离,才是法律义务,强行外出,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

青海西宁“全国首例”,苟某隐瞒自武汉回家以及咳嗽的事实,后确诊新冠肺炎。警方通报说,苟某被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立案侦查。没有主观投毒故意,此罪名显然不成立。

江苏徐州张某隐瞒行程,“到处乱跑”,被以“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立案侦查。以过失罪名,比西宁警方还算懂一点法。前面分析过,此罪名也不能成立。

杭州西湖区某房东没有举报自己的房客来自武汉,被行政拘留5天。没有法律根据就不必讲了。房客,成了朋友的房客,如果自己觉得没事,结果房东偷偷去举报,这是人干的事吗?没有举报朋友,被行政拘留,法律如此破坏人与人的信任,太邪恶了。

中国自古讲天理、国法、人情,历代法律都有“亲亲相隐”之原则。可是当下,胁迫亲人朋友之间互相举报,法律泯灭人性,极为恶劣。各级官员不对自己隐瞒疫情的犯罪行为承担责任,却向最弱势的疫情受害者举起法律大棒,驱使底层互害,惨无人道。

确实有过受害者“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很多年前传说的艾滋病人抽出自己的血给别人扎针。血液中心的罪恶,无辜者受难,求告无门,那是多么悲惨绝望的故事啊。即便你把法律大棒举得再高,再凶狠,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疫情防治很重要。但也不能泯灭人性。谁愿意把病毒传染给亲人朋友?隔离病毒要专业科学,而不是简单粗暴。隐瞒行程真相的,确实负有道德义务。但他(她)已经是受害者,还要怎么样?如果本人没有足够重视,政府没能劝说接受隔离,这也是政府的失职,甚至与前期隐瞒真相的渎职相关。

文明的法律不为仇恨,而为救赎。当法律的大棒砸向弱者、受害者,这是往伤口上撒盐,对社会的伤害,远大于积极的价值。

一边喊武汉加油,一边敌视身边的武汉人,多么精神分裂。我们的社会太缺少爱了。国难当前,这些其实都不该是法律问题,而是政府的责任、专业以及爱的缺失。

公民 许志永

2020/2/5 流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