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论封城是愚蠢决策

关于封城的消息,1月26日有三条。一是汕头通知要封城,人们纷纷逃离,物价飞涨,不得不取消通知。二是武汉通知26日零点起禁私家车,后来不得不改变。三是武汉市长说,春节期间已有500万人离开武汉,剩下900万人。

我在《再论封城是愚蠢决策》中分析,要么封城流于形式,要么严格封城人民忍无可忍。这么快得到了验证:武汉试图严格封城,人民忍无可忍,结果是,封城流于形式。

500万人,36%的人口已经离开,还有什么可封的?高德地图数据显示,2018年,武汉空城率,即春节离开武汉的人口比率是37.5%。封与不封,人口流出差1.5个百分点。按照目前武汉大约万分之二的感染率,这场声势浩大的封城运动一共拦住了大约40个感染者。因封城给多少人造成了多少伤害?

严格执行命令,试图禁止私家车上路,这样的后果是给市民带来极大不便。人们总要基本生活,总要买菜、吃饭、看病、收快递等,还要依赖盒马、顺丰等商业公司,必要的交流不可能断绝。当信息已经充分公开,人们自觉隔离,封城与不封,对病毒传播影响不大。

还好,后极权,执行力层层打折,封城只是场闹剧,没有沦为惨剧。

有人说,是公共卫生专家建议封城。他们的专业是杀死病毒,不是考虑社会影响。政治民情方面他们笨,很正常。政治家不一样,要消灭病毒,也要考虑社会成本。政治家要用人所长。用人所短,听医生治国,不理性。他们还会说,因为封城,病毒传播减少了,其实这是信息公开人们自觉隔离的结果,与封城无关。

有人说,民意支持封城。网络民意的代表性值得反思。新闻不自由,民意被伪造。网友发布视频,医院走廊三具尸体没人收,微博多次被删,《共青团中央》以及众多党媒“辟谣”,被该医院的医生愤而站出来“辟辟谣”。如果新闻自由,更多媒体深入武汉,报道封城带来的缺医少药痛苦不堪,民意会转变。

他们在乎民意吗?疫情爆发武汉水深火热举国人心惶惶之际,党中央春节团拜会照样歌舞升平,习讲话只字不提武汉,更别想他亲自去武汉了。民主制下,政治家靠民意上位。专制下,各级书记与民意无关。他们有中宣部禁言媒体,有网信办封杀网络,有防火墙隔离外音,有公安跨省抓人,有五毛摇尾万岁。既然能伪造民意,何必在乎民意?当年饿死几千万还能继续英明领袖,他们何曾在乎人民呐喊?

想到了精准扶贫。也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有人天生愚钝懒惰,再精准帮扶,也不可能富起来。本是一个社会保障问题,教育免费,大病免费,每月500元低保,就够了。为精准扶贫耗费的资源,早解决贫困了。该漫灌的,低保覆盖,他要精准;该精准的,专业隔离,他要漫灌,封城。缺乏对人性,对社会的认知,对规律的尊重,缺乏现实感,才会做出如此下策。

网络时代,体制反应速度确实提高了,2003年隐瞒四个多月,这次只隐瞒一个多月。但体制的麻木惰性没有改变。决策的科学性,由于一尊,大大退化了。所有人都不负责任,等待老大发话,可老大头脑不灵。与2003年处理非典的政府相比,活力弹性大大丧失,七十岁如行将就木,动作迟缓无平衡感,仿佛稍微一动就伤筋动骨。这场大考,是天意。                                       

公民 许志永

2020/1/26 流亡中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