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是愚蠢决策

封城正在给武汉带来人道灾难。医疗资源不足医院人满为患,医生护士上下班靠志愿者,没有私家车的市民去医院看病都是难题。市内公共交通停运,意味着一千万人的日常生活所需,要由政府计划安排。四十年市场经济之后的今天,政府有这个能力吗?

你可以举全国之力。问题是,城市的生态,是公交、物流、外卖、快递、便利店、小餐馆……构成毛细血管。物资在高速路上排成长龙也没用。封死了,城市也就死了。不封死,理论上病毒可以继续传播,有什么意义?

盲目恐慌无益。病毒传播是有特定途径的,只要足够专业、细致,同一个城市生活,一样能隔离病毒。政府的工作应该是信息公开,专业诊疗,科学引导,救援保障。

2003年北京没有封城,SARS也没有传遍全国,北京传出去的不多。只要信息公开透明,充分调动每一个人的安全防范意识,北京人去外地,要被隔离14天,没有特别要紧的事,谁还到处乱跑?不封城,各地隔离武汉来人,成本确实高些,但收益是一千万的生活,一千万人的尊严。

信息公开,科学引导,人们自然呆在家里。病毒越可怕,人们越恐惧,彼此隔离越远,越能阻隔传播。2003年北京大街上空空荡荡,公交车几乎是空的。猪瘟,需要把猪强制隔离。人不是猪,知道恐惧,有理性判断,不需强制关进笼子。外出的一定是有事的。政府断绝公共交通,连医生护士上班都解决不了,普通人需要外出怎么办?

疫情发展至今,言论不自由信息不公开是罪魁祸首。12月8日发现病例,20多天后疫情开始散播,武汉肺炎已上榜热搜,可公安传唤8名“传播谣言者”,成功封锁了信息,误导了市民。接下来20多天,武汉市民毫不在乎,1月21日湖北党政官员还召开大型晚会。随着春运,大规模人员流动传到全国。

封城,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凸显的,从城市治理能力问题到国家治理能力问题。当年应对SARS,地方蠢,上头聪明。如今……武汉人民就遭殃了。封一千万人口的大城,此下下策,蛮憨之气,堪比雄安新区,水洼地里起新城。

20世纪疫病流行多次,没这样封城的。1911年东北鼠疫,断绝交通,检疫期过后也放行。武汉感染率不到万分之一,就要抛弃这一千万人了?这是伦理问题,更是智商问题。

放开武汉吧,人民不是猪。

公民 许志永 2020年1月25日流亡中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