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义的心

6月18日下午公盟志愿者袁文华先生带来一位叫于浩波的先生寻求帮助,他说他的父亲于汝发闯美国使馆后被地方政府打死了,17日早上尸体被扔到河北沧州老家的院子里,头上有几寸长的伤口。他突然跪下,恳求一定要帮他父亲伸冤,说他父亲之前就受到过地方政府的死亡威胁。

我厌恶黑监狱,北京有很多这样公然犯罪的窝点,不管上访原因是什么,打死一位76岁的老人实在太过分了。第二天我收到了照片,可见老人头上清晰的伤口,悲愤之下配图片发了这样一条微博:“这位76岁的河北沧州老人叫于汝发,为司法不公上访12年,上周四第二次闯美国使馆,被三里屯派出所带走,之后警方说他被地方政府接走,周日他的尸体出现在老家院子门口,头上有伤痕。昨天他躲在北京的儿子寻求帮助,我告诉他首先保存好遗体,可他的家人受威胁可能要被迫火化,我们又能做什么呢?”

当天这条微博在腾讯和网易都转发上千条,很多人表达了和我一样的愤怒。正考虑下一步如何帮助他们,6月21日早上我接到袁先生的电话,他说实际情况和网上报道有出入,他当夜和于浩波一起去了他家,听他家人和邻居说,老人被送到村口,自己走回家,当时头上没有伤,是当夜受伤死亡,伤口不排除是半夜出去解手跌到了砖头上所致,当然也有可能深夜一出门被人打死。我很震惊,这可不是一般的出入,我怎么能这么轻率发出虚假的消息?

我立即发微博致歉:“诚挚道歉:前天发出的河北沧州76岁老人于汝发闯美国使馆后死亡事件,为提供法律援助志愿者前去当地调查核实,发现老人被送回家时没有受伤,第二天凌晨家人看到他倒在屋外,目前尸检正在进行中。我偏听其家人的说法并在拿到照片后发出消息,可能对大家有误导,非常对不起!”后来又在推特上转发。

这个道歉自然引来我不够谨慎的批评,还有人指出我不够诚恳,明明就是误导了大家怎么还说“可能误导”?但没想到居然引来了另一种激烈声音,有人指责我公然撒谎,依据是某网站对于浩波的采访,于说他对父亲的亡灵发誓,根本没有义工去过他家调查。后来知道这可能是他误会了,不知道袁先生是我们的义工。但在当时,说真话反被指责撒谎,甚至被指责是屈服于国宝压力而撒谎,我极其厌恶。但如果攻击停留在小范围内,我没打算回应,可是过了两天艾未未、刘建锋等人也开始质问,一句“普通撒谎”把这件事和钱云会之死调查报告连在一起,上升到个人品质问题,我必须回应了,这已不仅是个案真相问题,更是一个政治底线伦理问题。

回应时我说“我厌恶流氓暴政也同样厌恶流氓无产者不择手段”,对不起,这句话不该针对具体的受伤害者。但我真的极其厌恶不择手段,这不是立场问题,这是底线问题。

专制政权常常不择手段,他们系统地伪造历史,说自己是抗日战争中流砥柱,说刘文彩是地主恶霸,说说自己多么伟光正。这是我们要反对的。可是,我也很遗憾地看到,很多反对专制的人士也会不择手段,以专制的方式反对专制。

钱云会之死调查报告第一版一直是我的遗憾,有些细节不准确,公布太仓促了,虽然不是仓促发布的主要因素,但我为发现事实的自满和抢先发布的自私冲动深感愧疚。还好,我们对事实真相的判断没错,更重要的,我们没有背弃自己的底线。当我们发现真相是交通事故,我们努力把正义建立在土地维权真实的苦难历程上。然而有人不在乎我们的报告说了什么,不在乎村民最后能得到什么,也不在乎清楚记录事故前后过程的13段视频讲述的真相,他们只在乎自己的立场,在乎的是我们居然帮政府说话,他们愤怒地指责我们破坏了这么好的革命机会。

云南“小学生卖淫案”,本来警方有过错,那个晚上他们误抓了陈艳(化名)上小学的妹妹,家人去找警方讨说法,警方也答应赔偿17000元。就在这时一些朋友在不了解真相的前提下行侠仗义,试图把正义的支点建立在“陈艳根本没有卖淫”的基础之上。舆论声势迫使警方进一步调查,发现半年前陈艳有卖淫被抓的记录,“陈艳”就是那次被抓的化名,于是他们继续追查证据后反击,结局是陈艳被收容教育半年,其父也被以容留卖淫罪入狱。我看了全套卷宗并核实了一些细节之后写了一篇短文《真相是正义的前提》,只是想告诉大家汲取这个痛心的教训。但很遗憾,理性的声音受到人身攻击。

固守自己的偏见也可以理解,毕竟大家没有去过现场调查。可怕的是,攻击对手时明知道真相或者完全不顾真相。

有人说,我们的立场有问题,我们的定位应该是批评者。我们的立场是公义,从未改变,在一个极端不公正的社会,公义的立场也就必然站在弱者一边。我们曾努力让人们关注钱云会之死背后村民艰辛的维权路和制度的不义,也曾试图帮助村民从电厂获得更多赔偿,只是很遗憾被解除代理关系而终止。我对“小学生卖淫案”发表看法是在陈艳的父亲已经定罪之后,对于他们一家的遭遇深感痛心。于汝发之死事件,即使我感到受骗,道歉时也没有公开自己对死亡真相的推测,回答网友质疑时只说“死亡原因待确定”,如果不是受到越来越广泛的攻击,我不愿回应,是怕伤害他们。

我当然想声讨黑监狱,那么多人被非法拘禁、殴打,包括我本人,宋泽因从黑监狱救出三位老人被失踪至今,当知道一个76岁的老人被打死,我觉得一个打击黑监狱机会来了,我得承认,我对专制有偏见。但是很遗憾,这位老人不是这个黑监狱打死的,发现自己错了,误导了别人,我必须道歉,对自己的言论负责,这没什么好说的。

这个国家从不缺少罪恶和苦难,很多时候面对求助我们深感无奈,我们没有必要借助谎言批评专制,没有必要把正义的支点建立在虚假的事实之上。很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努力帮助弱者,我会永远站在弱者一边,但真相是正义的前提,任何时候我们不能无原则无底线,不能把谎言当真相,把真相当谎言。

只顾立场,不管是非,面对真相不是认真反省自己的判断,而是“五毛”、“美分”的帽子满天飞;只要能够攻击对手,谎言、栽赃、陷害……无所不用其极;观点不同,相互妖魔化,相互人身攻击,甚至一有机会就大打出手。这个国家人与人之间如此不信任,左右之间、官民之间、贫富之间,到处在人身攻击侮辱谩骂甚至恨不得食其肉啖其血。

专制者习惯于不择手段,极左派天性对他人有很强的戒备和敌意也崇尚不择手段,但如果自由主义者也像他们一样,我们的力量在哪里?我们能给这个国家带来什么?

人类社会有两种基本力量:爱和恐惧。专制秩序依赖恐惧,人们听话,是因为害怕,斯大林说,害怕比尊敬更重要。民主秩序依赖爱,当选总统是基于多数人发自内心喜欢。我们选择了民主宪政,我们唯有的力量是爱与公义。

我们必须让人尊敬,包括对手的尊敬。我们必须在这彼此敌意的人性荒漠之上建立信任与爱的绿洲。未来的民主政治绝不是毫无底线相互攻击,民主竞争必然会建立在基本宪政共识和底线伦理之上,而这依赖于有一群公民楷模坚守公义,具有强大的道义力量。

说真话,即使在狂暴的舆论洪流中依然坚持说真话,我不想讨好谁,我只为坚守信念。我们这一代人必须为自由中国奠定政治责任伦理的基石。任何时候我们必须有一颗公义的心,反对专制,但不可不择手段,追问真相,但不可歪曲事实,坚持自己的立场乃至偏见,但无论谁对谁错,不能只顾立场不管是非。 我知道那些激烈的批评者曾经为我的自由呼吁,我们都在为这个社会的不公不义而呐喊,我能理解那弥漫的愤怒和绝望,可我仍然要说,朋友,在追求自由民主的道路上,任何时候必须有一颗公义的心,任何时候不能让愤怒蒙蔽了自己的双眼和心灵,不能用邪恶的手段追求美好的正义。我们对这个国家的未来负有责任,无论面对多少邪恶,我们必须坚守美好政治的理想,必须坚守自由、公义、爱。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