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主义者

今天,争取教育平等的家长志愿者第21次去教育部请愿,要求与部长对话,协商随迁子女输入地高考方案,像以往多次那样,推动教育平等重要活动时我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我看到了网络上很多支持,也看到了恶意的攻击,其中值得思考的一个词是“利用”。七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你什么动机》,可这个国家阴谋论的传统如此深远,七年后我不得不重复这个话题。

每月去教育部请愿,我们的目标很简单——取消高考户籍歧视,所有纳税人的孩子,不分户籍、贫富、地位拥有平等受教育权利。其实大家争取的不是成为高考移民分享北京上海的高考特权,而是那些已经在这个城市常驻的居民他们的孩子随父母生活和上学的权利。中国正在现代化,数以亿计的人口必须来到城市从事其他产业,城市有义务接纳他们和他们的孩子。可是今天,无论一个人在这个城市工作生活多少年,只要没有一纸户口,他(她)就永远是外地人,即使孩子在这里出生长大到了高中也要告别父母回到陌生的户籍地准备高考,数千万留守儿童的家庭温暖,数百万随迁子女的人生前程被这吃人的户籍教育体制断送。我们的社会存在如此严重的问题,必须有人站出来呐喊了。

可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他们问。我说,人不能只为自己活着,我有北京户口,这和我本人的现实利益没有关系,但这和我们的理想有关系。

有很多很多痛苦和不幸,孙志刚之死,黑监狱里访民被殴打,无辜村民被判死刑,这世上很多苦难看起来和我都没有关系,可我一直相信,在恒久的时空里,他们的苦难和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何况这些苦难就发生在我们这个时代,我们以及子孙后代生活的国度。我相信人生而平等,上帝给每个人不同的天赋不是让一些拥有权势而另一些人被剥夺被奴役,每个人不同的天赋意味着不同的角色和责任,应该有一种正义的制度,使得每个人各得其所,强者有制约,最弱者也有体面的生活和尊严,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在此世我们彼此相依才有合一的幸福。为了这梦想,我和同伴们走上了挑战特权捍卫公义的道路,2010年1月我们制定了两年半的计划推动取消高考户籍限制,在此之前我们已经努力多年,2003年推动废除收容遣送制度,2006年起草了推动户籍制度改革的报告。

事情能这么简单吗?这是有组织的活动,不要被别人利用,公盟是干什么的你们知道吗?警察对家长志愿者说。

事情其实真的就这么简单。我一再强调,大家目标要单纯,只为教育平等,不涉及其他任何政治话题,不发表任何过激言论。中国的改革需要人多才能引起高层领导重视,才能推动,所以要凝聚很多人,一起发出强大的但温和理性的声音。十万新移民站出来为全国两亿多新移民的孩子争取平等教育权,从根本上说这是自发行为,因为每一个家庭面临实实在在的痛苦,如果非要说这是有组织的活动,我们也不回避,需要人多,又必须保证温和理性,有些简单的分工和维护请愿的秩序是必要的。但准确的说,这不算组织而只是一个团队,为特定目标而组建的临时的工作团队,等取消了高考户籍限制,目标完成了也就结束了。

当然,公盟不只推动教育平等,我们还帮助三聚氰胺奶粉患儿寻求赔偿,为被判死刑的无辜村民寻求正义,围观黑监狱解救被非法拘禁的上访者,就动车事故赔偿标准提出批评和建议……还不仅是帮助弱者的具体行动,我们还推动人大大代表选举,就公共事件发出声音,对执政者提出批评建议。所有这一切其实都为了同一个梦想——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简单而幸福的社会。这个梦想的实现依赖于民主法治制度,所以我们不仅帮助遭遇不公的个体,我们更努力民主法治,推动正义的制度建设。

有这么简单吗?你在利用他们。我利用他们做什么?很遗憾我没有听到答案,但我知道他们心中有几个回答。

为了钱?很多人付出努力获得报酬都是正当的,但是当举起了理想和正义的旗帜,我们不能从帮助对象那里获得报酬。推动教育公平的收支是透明的,大家曾经给我捐一台电脑我知道后立即退回作为办公用品了。对于我个人而言,生活来源是学校的工资,如果有一天为了服务社会而失去学校工作,我可以坦然接受大致相当于现在工资的社会捐赠。从2009年公盟税案一直到去年竞选人大代表,有人说我“身价千万”,不久前一个人民日报网络舆情分析员说,当家长们在教育部门口冒着巨大风险,我这个“臭名昭著的维权律师”大概正在家里数钱呢,这种想法真的太荒诞了。如果真的为了赚钱,我不会愚蠢到用这种对抗特权的方式。当然,我希望很有钱,用于推动公平正义。

为了名?所谓高尚,就是一个人追求的东西不仅无害于别人,而且有利于别人,当别人不理解那个人追求的是什么,就起个名字叫高尚。如果一个人舍弃了很多物质利益获得了声望,就像比尔盖茨,这声望应当是人类的追求。可是我天性喜欢找一个安静的角落过自己的生活,从小就木讷内向,我喜欢自由,不被打扰。然而上帝也赋予了我另外一种天性,那就是对正义的渴望与执迷,它驱使我走上了一条追求公义的道路,具备一定影响力是一种责任,只有那样才能帮助更多的人,于是我不再逃避,从心灵的角落里走出来,走到公共领域,分担弱者的遭遇和不幸,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被误解和谩骂,因为这个社会需要。

为了权力?或者说,有政治目的?我们梦想的公平正义的社会确实和政治有关,我们从不隐瞒政治理想——一个民主法治健全的国家,权力必须受到约束,必须真正来自人民并对人民负责,只要这样才可能是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一个简单而幸福的社会。但我们的目标不是为了权力,而是为了限制权力。这个群体最值得我骄傲的,不是某个事件的成功,甚至不是帮助了多少人,而是我们纯粹的理想,我们一起梦想中国的未来,努力推动和平的变革,梦想着完成了使命以后开始自己自由的生活。我不愿意利用任何人达到自己世俗的目的,从来都没有这个想法,如果自己有这个想法我会感到羞耻。但是,如果有人非要说我利用了什么达到什么目的,那就是我利用了他们的痛苦已达到在此世修行的目的,其实这样表述也是不准确的,我只是顺应天命,改造这个不完美的世界,我没有自己的任何目的。当有一天取消了高考户籍限制留守儿童可以和父母团聚,当有一天司法实现了独立公正多年奔走呼号的人们得来哪怕是迟到的正义,当有一天这个国家实现了一个多世纪仁人志士追求的民主和自由,当骄傲的时刻来临,我只想找一个安静的角落,感恩上苍。 我知道有的人永远不会相信,生活在丛林法则太久了,人性中敌意和防范的一面充分彰显,他们不相信梦想,不相信自由和公义,不相信世上会有这样的“好人”,不相信一切美好的东西,以为政治永远就是“打江山坐江山”的自私贪婪,永远是“枪杆子里出政权”的丛林法则,以为中国人素质低下永远只配做奴隶,可是我要告诉同胞们,请相信人性中美好的一面,人类文明进程已经彰显它强大的力量,这个民族需要一群圣徒,以奠定政治文明的高贵传统,上苍已经赋予这个民族一群骄傲的公民,正在为这个国家的美好未来而奋斗,活着,不是为个人世俗的利益,而是为了使命,为多数人的自由、公义和幸福。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