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彼此相依——救助作为文明的尺度

韩群凤养活自己的脑瘫儿双胞胎13年之后,终于再也无力支撑,喂安眠药之后溺死两个孩子然后自杀,她被救下来,送上法律的审判台,但聚光灯下被审判的不是这位可怜的母亲,而是背后这个冷酷的国家。

法律是严格的,韩群凤犯了故意杀人罪,根据当下中国刑法,即使当事人明确要求的安乐死,帮助其死亡的善良的医生也会被定故意杀人罪,何况是两个脑瘫患儿,尽管他们来到这世上就是承受无尽的痛苦,但死亡不是他们的主观意愿,这不是自杀。但法律也是慈悲的,即使故意杀人,最低量刑也可以只有三年,三年徒刑可以判处缓刑,甚至还可以免于刑事处罚,韩群凤估计很快就能走出牢狱。

任何的刑事处罚都显得多余,对一个母亲来说没有什么惩罚比她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更痛苦,她可能永远也走不出内心的阴影。不光是她,还有全国500多万个家庭都在承受着脑瘫患儿带来的痛苦,其中大多数没有医疗保障,这是整个国家的责任,是每一个人的责任。

这是一个不完美的世界,疾病、地震、洪水、战争等等苦难伴随着人类文明的历史。但也正是这些苦难的存在才彰显了幸福的含义,有了残疾,我们才知道什么是健康,有了痛苦,我们才知道什么是幸福,那些残疾者、痛苦者是在为我们健康者、幸福者而担当,作为相映相依的共同体,我们当感谢他们,我们有义务帮助他们,帮助他们就是在救赎自己。

这是一个国家的文明尺度。记得2007年春天在美国一个乡村公路上,公共汽车停靠小站,上来一个坐着轮椅的残疾人,司机赶紧把前面的椅子掀起来,把轮椅固定好,这时我才注意到公交车有一片地方是为残疾人预留的,就像路边有盲道、厕所里有残疾人设施一样,作为一个残疾人,能处处感受到关爱。也正是在那一刹那,我知道了为什么这是我们健康人的义务。原始洪荒年代,残酷生存环境下盛行优胜劣汰的丛林法则,杀死残疾婴儿曾经是很多部族的规则,而在文明的时代,我们终于明白,强者与弱者,穷人与富人,残疾人与健康者,我们是一体的,在这世上,我们彼此相依。 一个国家的社会保障制度是文明的重要标志,我们不应抛下韩群凤和她的孩子,不应抛下任何一个人,无论他们是这个社会多么沉重的负担。当我们的国家越来越有钱了,浩大的政绩工程对于很多很多无助的弱者来说,这一生一世没有意义,毕竟每个人只有这一生。野蛮的丛林法则正在远去,我们的目光开始转向贫弱的无助者,而每一次悲剧的聚焦,都是一次泣血的呐喊,在通往公平正义的道路上,这个国家走的太慢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