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收容遣送站到“安元鼎”黑监狱

今天南方都市报终于公开报道了安元鼎黑监狱调查,这是我一直期待的,更是众多访民期待的,感谢南方都市报龙志的调查,希望能一举废掉这个官商勾结的犯罪集团。

文中有龙志对我的采访。2003年之前,访民们绝大多数是关押在收容遣送站。收容遣送站有三类人构成:第一类是城市流浪乞讨人员;第二类也是最大量的,是随机抓的农民工,北京2002年一年被关押约22万人次;第三类则是上访人员。他们被归为一个特殊的区域,叫做病号区。我一开始也不懂什么意思,后来他们说,头脑有病。老上访户经常被关押在疏散遣送站或精神病医院。他们可以靠这个挣钱,从而形成大大的产业、市场。

2003年收容遣送站废止之后,农民工基本上得到了解放,流浪乞讨人员被归入救助站,上访人员急剧增加,于是“接访”应运而生,各地政府人员把本地上访人员接回地方,不愿意回的,就被强制。地方驻京办把上访者从国家信访局临时羁押访民的“马家楼”接出,有时不能当天送回地方,于是找临时关押地点,比如宾馆、宾馆后院、地下室,等等,这些非法拘禁访民的地方,我们称之为黑监狱。

黑监狱起初分散在北京各地,以国家信访局周边最为集中,由于分散,关押成本较高,到2007年开始,黑监狱朝着专业化和规模化方向发展,那一年两会,我接到不同省份的访民从同一个黑监狱发出的求救信息。我们熟悉的规模较大的几个黑监狱是京宛宾馆、聚源宾馆、凤龙宾馆、青年宾馆、河南唐河县流动人员党支部等,而这几个黑监狱都有一个共同的背景,都是河南南阳人办的,据说这些黑监狱一个共同的后台老板在国家信访局有亲戚。

2008年9月,在一次接到访民求救后,我们刚好有时间及时赶过去,那次到了青年宾馆黑监狱,我们被打,但坚持接出了我们救助的访民。接下来半年时间我们和众多网友一起前后8次围观黑监狱,救出了一些防民,一些黑监狱有所收敛。2009年7月聚源宾馆发生一个女孩访民被强奸案以后,黑监狱一度分散隐蔽。

与此同时,安元鼎开始迅猛发展。黑监狱是犯罪行为,公民围观,有所收敛,一些地方政府于是急需把访民立即押回,安元鼎,这个更加专业的犯罪集团此时开始发迹,“护送部”获得了巨大利益。 即使安元鼎被取缔了,只要政治体制不变,还会有其他黑监狱出现。公共权力来自上面,不是来自选民,只对上负责,不对下负责,于是各地社会矛盾只有到了访民越级上访并且得到上级重视之后,才会得到基层的重视,上访现象在中国不可能得到化解。数万的访民聚集在北京,成为中国特色的社会现象,如果说国家肌体得了癌症,上访村、安元鼎等等现象是肿瘤,问题的根本在于民主制度缺失,权力不受制约。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