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通往正义的路上

今天我要跟大家分享的主题是爱,我知道,在这个受到严重伤害的群体里谈这样一个主题有些残酷。

这是一个受难的群体。有的人三十多年走在上访路上,就像郝文忠,为了文革中死去的丈夫奔走,一生被关押200多次,一年前她打来电话,她的女儿刚刚花了五万元把她从精神病院赎出来。有的人在黑监狱里遭遇野蛮暴力,就像姚晶,被一群男人野蛮殴打致脾挫裂。有的人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在一个地下通道里默默死去。我们爱自己的家人,爱自己的朋友,爱那些为社会奉献让人感动的人们,爱那些给我们一点帮助甚至只有一句温暖话语的人们,在漫长的渴求正义的道路上,我们有过很多感动,有过很多爱。可是,那些伤害我们的人,那些打人的警察,每年两会黑压压的接访,还有黑监狱的打手,我们也爱他们吗?

是的,我们爱他们,爱每一个人。

因为每一个人都值得爱。每一个人都是人。一个杀人犯会也会爱自己的亲人朋友,他可能是一个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打人的警察也是人,接访也是人,黑监狱看守也是人。他们都有家庭,有朋友,会有自己的兴趣和爱好,甚至也有自己内心深处的和我们一样的正义感。

在青年宾馆黑监狱,那个最凶恶的打手,那个满脸横肉拿着铁链子朝我冲过来的打手,我们有过一个短暂对话。我说,你知道吗这是黑监狱,关押含冤上访的人。他很愤怒:“冤案多了去了,你能帮他们解决吗?我还有冤呢。”他的意思是,这个社会都这样,都做坏事,我凭什么做好事,我还要吃饭呢。我平静地说,如果你有冤,请告诉我,我愿意尽力帮助。后来两次,我注意到,他每次要打我们的时候,总是先喝酒,他被招来时神志清醒从我们身边骑车过去,喝酒之后过来打我们。

还有那个朝我头部和脖子用拳重击的高个子看守,在他刚刚打我之后相对平静的时刻,我温和地问他是做什么工作的,他竟然怒吼起来,“你管我干什么呢,有本事你考公务员去,当了大官,改变这个现状!”是啊,就连这样的人也知道现状不好。

这世上本没有恶。所谓恶其实是人的自我,人在此世的不安全感,要满足欲望,要获得更多财富,当为了自己的欲望去伤害别人的时候,这就是我们社会评价的恶。而即使再坏的人,内心也有善的一面,那是上帝植于人类内心深处的良心的种子。所以我们不会简单把社会分为好人和坏人,尤其是不会简单地把伤害自己的人或者和自己不同立场的人当成坏人。

爱那些伤害我们的人,这种一种痛苦的选择,在漫长的上访路上我们经历了如此多的磨难,在寻求正义的路上,我们遭遇歧视和误解,我们随时失去人身自由,遭遇野蛮暴力。可是,我们必须超越苦难,超越自己在此生的苦难,必须以一种新的感悟面对我们的命运,不仅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所有同胞的自由和幸福。

爱不是阴谋。我们不是因为对方看起来强大,所以掩饰自己的恐惧和敌意,然后麻痹对方获得自己的利益。如果爱作为一种阴谋,那是对爱的亵渎!如果把爱当成阴谋,那我们就在跟他们比阴谋,我们能比得过他们吗?如果我们比得过他们,那我们比他们还坏。我们的社会太缺乏真诚,送温暖常常是某种作秀,但其实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渴望爱,真诚的爱。仇恨没有用,这个国家的根基就是敌意和仇恨,曾经的阶级斗争就是激发人与人之间的敌意和仇恨,那是我们民族痛苦和耻辱的经历,我们的使命是寻求人性中另外一种力量——爱的力量,只有人性的这一个极端才能战胜敌意和仇恨的另一个极端。作为这个社会的穷人,我们拥有什么给这个社会?我们没有金钱,没有权力,但我们拥有爱,我们爱每一个人。

爱不是弱者的乞求。有很多人是在乞求,在一个丛林法则的社会为了卑微的生存,我们能理解。但弱者的乞求不会是爱,如果把自己当成弱者,即使我们获得了一点施舍,我们永远也只是跪着。如果这个社会永远分为强者和弱者,如果我们的子孙后代永远生活在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中,我们即使获得了一点施舍又有多大意义?所以我们站着追求自己的合法权益——站起来并不意味着对抗,站起来是一种尊严,我们是公民,拿起法律的武器——尽管我们知道它常常没有用。这个社会必须得有人站起来,越来越多的人站起来,社会才能改变。

爱是信仰。爱世人,爱每一个人,是我们永远坚守的信仰。每个人心中都有爱的种子,爱能激发爱,爱能超越恨,只有爱才能融化这冰封的大地,才能拯救同胞于冷漠和仇恨的地狱。无论我们是否宗教徒,在这个世俗的社会上,一个自由、公正、仁爱的社会就是我们的信仰。我们的使命是爱,用爱激发所有人的爱,建设一个充满爱的人世间,这不光是为了我们自己,更是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

爱是同情。就像那个拆迁办打手,那些为了饭碗,为了欲望去伤害别人的人,他的职业并不高尚。他的内心会挣扎,他不会幸福。在这世间,一切的财富和权势都会成为过往云烟,越是不可一世的人越会内心不安。而我们,虽然看起来是这个社会中的最弱者,但我们坚守内心的道德法则,为一个美好的社会,为所有的人,也包括那些伤害我们的人以及他们的子孙后代,为这个民族的未来而成为勇敢的战士,我们不是弱者。我们同情那些历史的过客,那些一生心灵都不得安宁的人们。

爱是宽容。面对那些贪赃枉法的法官,那些灭绝人性的黑监狱看守,我们原谅他们。我们执着上访只是为了一个说法,对方一个真诚的道歉就可以化解一切的恩怨。当正义实现的时刻,我们不仅是宽容,而且是怀着感恩的心,因为他们的角色让我们经历磨难,让我们担负起我们本来不知道的历史责任,让我们的人生更有意义。

爱是谦卑。谦卑不是对某个人,而是对上苍的谦卑。一年前很多访民去北大声讨孙东东,很多人在北大东门高呼口号,那不够谦卑,如果当时所有的人都沉默地站立,那要比喊口号有力得多。相比而言,去年124法制宣传日数千访民源源不断来到中央电视台东门的方式更加有力,他们平静地走去,然后排着队登上大巴被拉到马家楼,在这个宣称法治的日子里,作为法治不健全的受害者群体,填满马家楼,这本身就是有力量的。希望以后,那些去填满监狱的抗争者更加坚定和从容。

爱是诚实。在说谎者面前,说谎没有意义。有些事情我们可以不说,但我们不说谎。无论对方如何以诡计论成败,我们不跟他们一样,我们坚守诚实。我们本来就是为自己的冤情,为社会正义而奋斗,我们没有必要说谎。我们不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刁民,我们蒙受了什么冤屈,我们的要求是什么,我们诚实面对所有人。

爱是奉献。我们不仅挺身捍卫自己的权益,更要关心别人,团结大家。关心身边的不公正,关心自己所生活的城市和乡村的不公正,代表大家说话,比如土地征用、房屋拆迁、特权腐败等等问题,努力成为具有道德威望的公民代表。在上访路上,我们相互照顾,相互关爱。过去很多年上访群体里有太多的猜疑,这是整体的悲哀,有人破坏大家的团结,有人汇报一些所谓材料,这其实无所谓,我们自己内心坦荡,也爱那些坏人,那些卑微的坏人。

爱是责任。我们对自己说的每一句话负责,我们温和理性,我们做到仁至义尽。是的我们在强调自己的义务在一个严重不公正的社会里一群受伤害者在这里谈论自己的责任和义务。在一个顺从的卑微的社会,这是我们责任,也是我们的荣耀。

我们的受苦,这么多年来默默无闻的受苦,终于开始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今天,参与我们交流的有很多没有经历过公权力伤害的网友,他们也越来越多和我们站在一起,某种意义上说,所有站起来对特权腐败说不的公民都和我们站在一起。

2003年之前,在大众的视野中,上访者几乎只是文艺作品的形象,就像那位背着布袋胸前挂着像章拄着拐杖满脸愁苦的老汉,他们的现实生活是收容遣送站里的一个角落——那个被称为病号区的角落,大概两年之后我才明白病号的含义,意思是是头脑有病。当时收容遣送站里关押主要是三类人,第一类是上访者,第二类是流浪乞讨人员,第三类是随即抓来的农民工或其他长相看起来是外地人的人。

2003年孙志刚死后,收容遣送制度废除了,定福黄庄向东那个高墙电网的大院变得空空荡荡。上访者走上街头,其中的一位,新疆的冯永计女士今天就在这里,她为丈夫伸冤,带领数百人在全国人大信访接待大院里一齐喊口号——人大成了养老院……以至于楼上很多个窗口工作人员好奇地探出脑袋。大约一年以后她终于拿到了最高法院的指定再审通知。可是,她的故事到此远远没有结束,抱歉今天没有时间展开这背后一个漫长而荒诞的法治故事。

2003年之后信访问题成为一个全国性社会问题,过去几年里,中央政府做了很多努力,领导干部深入基层下访,成立信访联席会议,等等,但效果有限,虽然每年用于接访的费用越来越多,上访人群并没有减少。这是一个全局性的制度问题,不可能通过修修补补来解决,根本问题在于权力来源问题,官员是人民选举,还是上面任命。问题在上头,但不是说,上面出来一个清官就能给所有人公正,问题在于权力缺乏制度制约,这是一个民主制度问题。

因此,无论我们愿不愿意,我们已经肩负起社会责任,我们在为自己内心的正义,为亲人的权益抗争的时候,我们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角色——我们是这个社会进步的推动者。

我们是这个严重不公正的社会的表达者和抗争者,其中有的同胞甚至献出了生命。这是一个关系社会,每一个关系的背后都是以权谋私,是特权腐败,严重的社会不公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常态。绝大部分人默默忍受。但是总得有人站出来,我们就是那率先站出来呐喊的公民。

2004年之前,因为农村税费,多少人走到上访路上。记得江西一个村民带头抗争不合理的税费,一些村民代表去县里上访的时候被扣押,于是他带头扣押了正在村里的上面派下来的干部,然后他被以绑架罪判处十年徒刑。我中国改革杂志社的办公室里见到他的妻子来北京上访是2002年秋天,那整个下午我的心都无法控制愤怒和悲哀。我没能帮得了他。后来这个国家告别了农业税,在这背后,是那位被判刑十年的村民,是包括今天在座各位在内的成千上万人的承受的苦难。

现在,我们面临拆迁变法,新的条例提出只有为公共利益才可以动用政府权力,市场标准补偿等等,尽管我们还有很多不满意,但毕竟是一个进步。要知道这背后有多少人四处奔波甚至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啊。唐福珍在众目睽睽之下点燃身上的汽油,那惨烈的镜头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甚至一天出现三次——昨天,北京和广州医院里同时住着三个自焚烧伤者。那个差一点自焚的湖南人戴建明,他的妻子和长沙众多上访者来到北京,被强制截回当地关押。

也许是这个国家太大了,也许是因为太多历史的重负,点滴进步都是那么艰难,二十世纪先辈们前仆后继满腔血泪的呐喊抗争都没能带来政治文明的根本进步,直到今天,我们仍在努力。中国是一个表面上看起来正在迅速强大但随时可能轰然崩塌的巨人,这个国家内部有问题,国家权力缺乏道德根基,社会分为官员和平民。我们努力不要让她崩塌,努力修复这个国家内部的伤痕,今天我们在这里,就是努力的一部分。

我们不是精神病人,不是自私的刁民,我们是良心和正义的坚守者,因为相信那些写在宪法上的神圣的权利,因为相信一个美好社会的理想,我们走上了一条抗争甚至绝望的道路。但无论经历了多少苦难,在通往正义的道路上,我们的使命是爱,爱这个国家。生在这片土地上,这就是我们的家,我们的前辈,以及我们子孙后代共有的家园。这是一个文化共同体,地缘共同体,为这个共同体的美好未来而奋斗,是我们在此世的角色。我们要努力让这个社会更美好,不能让特权、仇恨、敌意和猥琐大行其道。

能够带来一个美好社会的,只有爱。只有爱才能消融仇恨和敌意,只有爱才能唤醒每个人内心的爱,只有爱才能让我们彼此温暖,只有爱才能真正改变这个国家——这个漫长的专制历史阴霾的国家。用我们的爱消融这冰封的大地,用我们的爱浇灌每个人内心深处绝望的种子,用我们的爱建立一个自由幸福的国家,为了我们子孙后代的一个自由幸福的国家。

许志永

2010年2月6日与访民座谈发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