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裂

人大会议预备会,我们团20多个代表讨论大会发言的人选,副区长介绍了海淀未来几年工作重心之一是作为核心区大发展。

我做了简短发言:核心区发展是好事,但要妥善处理发展和公正之间的关系。大家应该注意到了北坞拆迁自焚事件,据同时被拆迁的邻村村民讲,他们那里的土地政府卖给奔驰公司作为展厅,每平米12万元,而政府给他们只有每平米3000多元,他们的要求其实并不高,只要每平米1万5千元就知足了。那是他们祖祖辈辈耕种的土地,现在你拿去建设可以,获得巨额利益也可以,你只要给他们分享一点点,他们就知足了,可是现在,你不仅不给人家分享,你还要剥夺人家,让他们因为拆迁生活水平明显下降。绝大部分村民都不满意,可是,你还说人家自愿的高高兴兴上楼了。怎么可以这么狠呢?现在,海淀要大发展,如何才能避免出现类似的问题,这确实需要深思。两点建议:第一,征地拆迁要讲法律程序;第二,要倾听当地农民的声音,给他们合理补偿。

没有一个人作出回应。大家好像不知道北坞自焚事件的存在。我并没有感到孤单,我知道,渴望公正是整个社会的呼声。可是,很遗憾,在这里,只有沉寂。

这个社会发生了可怕的断裂。前几天常委会开会期间,我问一位政府官员关于自焚事件,他说他听上面的指示。和普通公务员聊这个事件,他们毫不犹豫认为自焚者是刁民,仗着他们家有美国籍如何如何。我说如果你们家被拆了就给这些补偿你们满意吗?他们沉默了。

想起了翠湖湿地。明明是当地村民几年前挖个1000亩地的坑灌上水,怎么就成了国家级湿地公园了呢?为什么建设部就批准为全国九大湿地公园之首,为什么每年代表会上都把此事作为一个巨大的影响整个北京的生态环境工程来讨论,为什么几乎所有的代表都当真了?这可是在北京海淀区,为什么这个社会官民之间有如此巨大的隔阂?

想起了那些栖居在金五星市场周边的、居住在六郎庄服务于中关村的城市贫民。官员,以及和官员接近的代表们、企业家们甚至一些知识分子们,这个所谓体制内的利益集团,看不到他们的生活,没有人在乎那些无权无势的弱者,他们看到的只有华丽的城市外表。这个社会发生了可怕的断裂,因为利益,人们站在不同的位置,于是价值观、表达方式乃至人格都发生了很大差异。 我们试图弥合中国社会的裂痕,然而很遗憾,我们却看到裂痕不断扩大。从理性逻辑讲,我们真的应该悲观。可是,我们还有信仰,只剩下信仰维系我们对这个民族未来乐观的期待。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