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北京律师协会直选项目总结

推动北京律协直选项目开始于2008年6月,至2009年3月选举结束。我们没有实现项目的最高目标——北京律协直接选举,但是直选的理念在北京律师群体中产生了很大影响,实现了北京律师代表首次正式的投票选举,推动了北京律协选举的真实与公开,推动了北京律协民主自治。

该项目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传播直选理念,时间2008年6月至12月;

第二阶段参与代表选举,时间2009年1月至年3月。

传播直选理念

2008年6月到8月是推动直选项目的动员和筹备期。推动律协直选项目进入公众视野的标志是2008年8月26日程海等三十五位北京律师联名发出的《顺应历史潮流,实现律协直选——致全体北京律师、市司法局、市律协的呼吁》的公开信。公开信提出,由于律协至今没有经过多数会员通过的正式章程,现任律协缺乏合法性基础,不能代表全体北京律师利益,要求协会领导由全体会员直接选举产生。他们同时公布了自己拟定的《北京律师协会选举程序(草案)》。呼吁书受到了网友们高度关注和普遍好评,认为这是推进民主的壮举。

9月1日,程海等律师与市司法局律管处长等人会见,递交了呼吁书。萧处长说律师们给律协提意见欢迎,但公开呼吁书的方式不好,要求停止。程海说,要求直选是律师合法权益,不能因为某些人不喜欢就不做了。随后程海一行又到律协递交了呼吁书。

9月5日,北京律协在首都律师网站协会公告栏目发表了《严正声明》,指出:任何人利用手机短信、网络等媒介,采取私自串联的方式,以推动民主选举为幌子,发表煽动性言论,在北京律师中制造谣言,蛊惑人心,试图拉拢不明真相的律师支持所谓“北京律协直选”都是非法的。其本质是妄图摆脱司法行政机关的监督指导和律师协会的行业管理,全方位否定我国现行的律师管理制度、司法制度直至政治制度。

9月7日,公益律师们在网上发表了公开回应。强调直选的目的是动员广大律师积极行使权利,防止律协选举被操纵变成特殊利益集团。指出,律协属于全体律师,作为律协成员,推动律师协会民主选举、民主监督,是合法的、正当的。对于律协发布强烈文革色彩的声明深感惋惜和痛心,强烈要求参与制作、发布这份“严正声明”的人员公开赔礼道歉。同时重申了六点要求: 1、对北京律协的律师代表普选和会长实行全体律师直选,应从本次律协换届开始。 2、《北京市律师协会选举程序(草案)》应由全体律师投票,1/2以上通过。制定北京律师协会章程,征求全体律师意见。 4、会员年度会费依法进行适当调整,最少降低50%以上。 5、立即审计并公布历年的会费收支情况,立即公布律协购买的办公楼的决策和收支情况。6、取消在京执业的外地户口律师执业证号前标注的歧视性符号“W” ,并向这些律师道歉。

9月8日,呼吁书起草人之一唐吉田接到了自己供职的北京市浩东律师事务所委婉告知:“为了不影响律师事务所的前景,所里希望你能顾全大局,另谋高就……”

9月12日北京律协公布了起草了6年之久的律协章程征求意见稿。

同日,公益律师们向北京全体律师发出了《竞选律师代表的策略和建议》指出,“由于选举没有充分竞争甚至暗箱操作,很多现任律师代表实际上是指定的,绝大部分律师没有去认真关注律师代表的产生,也没有实际参与选举和被选举,很多关心公共事务的律师没能当选代表,选举出来相当多的律师代表并不热心公共事务。北京律协代表大会曾经两次因为不足法定人数开不成会。”建议说,“为了选举出真正代表律师权益的律师协会,使律协真正成为保障律师依法执业权、维护律师权益律师自己的组织,希望有公益心、愿意为全体北京律师服务的律师勇敢站出来竞选律师代表,把当选律师代表当成自己的责任。”

9月13日 ,程海、张立辉、李苏滨、邬宏威四位律师与北京市司法局副局长董春江等官员当面对话。董春江还对联署律师提出的律协的财务问题和会费问题,做出了一些善意的回复,双方对部分问题达成了共识。

9月13日,公益律师开办的《律师沙龙》网站开通运行。

9月中旬,公盟将公益律师致北京律师的信、直选呼吁书、律协选举办法草案、对北京律协“严正声明”的回应等资料寄给1.6万名北京律师。

9月19日,“中国律师网”刊登了题为《北京律协会长李大进就换届选举工作答记者问 》的报道。在报道中,李大进会长就换届选举工作、律协章程、协会会费支出等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强调律会为会员做了大量服务工作,态度平和。

9月20日, 《经济观察报》刊登了题为《北京律协直选争议》的文章,对直选引发的风波给予了客观报道。

9月21日,《新京报》报道,北京大学法学院人民代表大会与议会研究中心主办的“社团组织的民主治理”理论研讨会上,来自北京大学等知名院校的十余位专家学者,就56名律师建言北京律协直选引发的现实和理论问题展开激辩。基本形成两派观点:力挺派与审慎派。 力挺派认为,律协直选,天塌不下来。审慎派认为,应将事件问题化、问题技术化。他们认为,行业协会视同社团法人,从发展趋势看,社团实现民主化管理是大势所趋,但要有一个渐进性改革的过程。要利用现有规则亲自参与律协选举,争取选进去并能发挥作用。

9月22日,程海和张立辉两名律师将集体修改章程意见送到北京律协和北京市司法局。

9月24日,公益律师之一唐吉田起诉律协“严正声明”民事诽谤侵权,要求律协在首都律师网站刊登致歉信,公开赔礼道歉。并要求判令被告赔付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人民币。唐吉田向北京西城区法院提交了诉状后,10月7日,西城法院表示经研究后不予立案。

9月28日,《南方周末》发表题为《律协疑成“富人俱乐部” 律师不满要求直选》的文章,文章介绍了著名律师张思之的观点,他认为,北京律协应该在全国率先直选。

9月下旬,北京各区县司法局在律师事务所主任以及合伙人参加的会议上,传达了某会议精神。说少数律师推动北京律协直选“有国际背景”,“有政治目的”,“律师沙龙”网站是非法的,要求广大律师退出推进律协直选。

10月9日,《东方今报 》撰文披露,张立辉律师说,发出律协直选呼吁后,朝阳区司法局律管科召集该区19位律师所在的律师事务所负责人开会,要求这19位律师书面写出签名动机,有3名公益律师遭单位劝离。

10月13日,公益律师发布信息,呼吁书上签名的律师增至82人。

10月24日,《南风窗》杂志发表了《 北京律师协会直选风波》文章。认为如果律师在自己的组织里都不能充分实现公开、透明、民主的权力运作,这是一种很大悲哀。

同日,公益律师之一李方平等发表公开信,对全国律协七大律师代表的产生缺乏合法性和民主性提出质疑。

10月28日,《中国青年报》发表了题为《行政干预的墙若隐若现》的报道,文章说,律协一位负责人说,修改章程的“决定权不在律协,现在换届工作上又加设了“领导小组”,由司法局副局长、律师管理处处长、律协会长和监事长4人组成,其他人都加入不了”。程海律师对于“律师协会选举的最高掌握者不是交会费的律师”感到很不理解。

同日,搜狐新闻刊登《百姓》杂志特约记者孙红的文章,《北京35名律师要求直选 公益律师被解聘》,介绍了唐吉田律师签名后的遭遇。

11月15日和18日,北京律协在网站首页先后贴出了两篇关于会费标准和收支明细的公告。公告称,北京律协现行的会费收取标准,依据的是2000年9月23日第五届市律协理事会第六次会议通过的《北京市律师协会会费管理办法》(试行)。

11月21日,江天勇、温海波和唐吉田三位律师将《关于敦促律协换届审计并公开财务的公开信》送到北京市司法局和北京市律师协会。他们要求:1、按照招投标原则聘请独立的审计机构,在律师代表的参与、见证下,对本届北京律协进行财务审计;2、将审计结果向全体北京律师和社会各界公布; 3、将历年的财务收支情况向全体北京律师和社会各界公开; 4、对违反财务管理制度的行为,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11月24日,深圳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行业协会研究专家黎军对新京报记者发表谈话认为,北京律协的现象在全国的行业协会里不是个别现象,根源在于民间化和独立性不完整。她说说,协会的民间化主要体现在选举的自主性,“领导层应该是律师民主选举,不应该是任命式和代表选举。”

11月25日,《新京报》发表记者 贾鹏、吕佳瑜长篇文章,《 北京部分律师签名呼吁直选律协 司法局:暂不成熟 》,文章说,北京市司法局副局长董春江认为,直选暂不成熟。新华网等各大媒体纷纷转发。

11月28日,公盟志愿者在公盟网、网易论坛等网站发表了题为《北京律师直选百日回顾》一文,文章对公益律师呼吁直选的活动进行了回顾。希望公益律师、律协、司法局都能做到公平公正,依法办事,从而催生出让北京全体律师满意的协会。为全社会树立公平、礼让、理性、宽容的榜样,为推进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作出贡献。

12月下旬,公盟志愿者在公盟、腾讯、凯迪等网站发表了《八问北京司法局董春江副局长》、《质疑北京律协章程的合法性》、《谁是北京律协财产的主人》、《强烈质疑北京市司法局的执政能力》等文章,引起了网友比较强烈的反响。

12月26日,杨慧文、唐吉田律师向北京市民政局申请北京律协换届监督情况信息公开。

参选律师代表

第二阶段公益律师们参选律师代表的标志是2009年1月10日,杨慧文律师在北京工人俱乐部律师业务培训会开始前,向参会律师散发竞选律师代表和律协会长的公开信1000份,参会律师反响强烈。

1月13日北京市民政局告知“因故”延期至2月2日答复北京律协换届监督情况信息。

1月16日,杨慧文、张立辉律师在国图音乐厅律师电影招侍会向参会律师发放竞选宣传单;《新京报》对此进行了报道。

1月中旬,公盟志愿者在北京律师沙龙网上发表了题为《律师代表为何还要“推举”产生》,对第七届北京市律师协会新章程规定,律师代表大会代表可以从推举中产生提出质疑。文章还对北京律协章程第三十条理事必须在北京执业五年以上规定提出了质疑,指出这条规定将把一万三千多名律师挡在理事会门外。

1月17日,新京报记者贾鹏报道《律师街头发信促律协直选》,报道了杨慧文、张立辉律师在国图的行动过程。

1月18日下午14时,杨慧文律师与助手马心知在国图散发竞选传单时,遭到四名国图保安的暴力抢夺,杨慧文双手受伤;随后多名公益律师赶到国图,声讨施暴者,并在国图音乐厅内向参加招待会的律师散发竞选宣传单。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新京报记者到现场进行了采访。

同日,公益律师致信北京市民政局,质疑其“因故延期”的合理性。

元月22日,北京市民政局正式回公函答复,没有收到北京律协关于协会延期的申请。

2月5日,第七届北京市律师协会在官方网站上公布了《第八届北京市律师代表大会代表选举办法》。

2月中旬,公益律师撰写了评论《这就是七届北京律协交出的民主答卷!》,认为其变相地剥夺了会员的选举与被选举权利。还发表了《强烈要求北京七届律协立即修改选举办法》一文,用《人大代表选举法》对照北京律协选举办法,指出其弊端,要求律协改正。还写了《给”三不’候选人投票是律师之耻》,强调律师在选举时,务必要求代表候选人做到:向选民自我介绍、主动征求选民意见、向选民作出承诺,不给“三不‘候选人投票。

2009年第二期《中国改革》杂志发表了《北京律协直选:我们的实力就是法律》,详细报道了程海、张立辉、唐吉田、杨慧文参加北京律协直选的情况。

2月15日公益律师发表了《参与竞选是律师不可推卸的责任》等文章,呼吁广大律师积极参与代表竞选。

2月16日,北京律师杨慧文、唐吉田、李仁兵向北京市司法局申请信息公开,申请内容为:北京市司法局向北京市律师协会出租办公用房的全部文件信息(具体包括但不限于租赁合同、租金、租期、交费单据)。

2月24日公盟网站发了《请投票给关心公益的真正代表——致北京律师的第二封信》,希望北京律师“请认真对待自己的权利,关注选举,不要放弃自己的权利;请投票给您身边的关心公共利益的律师,投票给真正的律师代表”。同时发了张立辉律师的异议书,对北京市律师协会代表选举工作委员会的工作提出质疑。

2月24日,兰志学律师写的《致即将投票选举的北京律师》一封信,号召律师给公益律师投票。

2月26日律协会员代表第一轮选举结束。公盟网站发表了《程海等公益律师有望当选律师代表——2月26日朝阳区律师代表选举结果公布》,称公益律师在名字没有列入正式候选人的情况下,程海律师得票72张,在总排名中名列第五,明显领先一些被官方认可的正式代表侯选人。其他三位律师的得票也高于部分正式代表侯选人,他们的得票情况分别为:杨慧文53票,唐吉田48票,童朝平47票。在另一选举小组,张立辉律师获得69张选票。

同日,《21世纪经济报道》发表了《北京律师协会改选在即独立参选人争取选票》的文章,文章对张立辉律师为参选所做的努力做了报道。

2009年2月27日,北京律协在公布的第二轮候选人中没有程海、张立辉、童朝平、唐吉田、杨慧文的名字,律协还设计了违法的选票:不但得票少的人成了选票上的候选人,而且根本没有另选他人一栏。并规定,如果在选票上填写候选人之外的名子就是废票。律协用这样的选票将程海、张立辉、唐吉田、杨慧文、童朝平等推动直选的公益律师完全排除在外。

3月2日,程海等五名律师,针对律协选举委员会非法剥夺北京律师代表候选人资格提出抗议。

3月5日,北京律协公示当选的229名会员代表。公开站出来推动直选的公益律师被非法剥夺了候选人资格,但是一些热心公益的律师当选为律师代表。3月28日,理事和会长选举结束。

致谢

感谢程海、唐吉田、张立辉、杨慧文等上百名勇敢的公益律师们!为了律师协会自治,为了国家民主法治进程,他们冒着执业风险的巨大压力执着努力。虽然律协公布的结果中他们没能成为律师代表,但律师们第一轮的投票已经证明他们是律师心目中的真正代表。为了社会进步总要有人付出代价,那些为了心中正义的理念而拼搏的人们值得我们尊敬。

感谢《新京报》、《南方周末》、《南风窗》、《中国青年报》、《东方今报》、《经济观察报》、《21世纪经济报道》、《中国改革》、《百姓》等媒体的报道以及《凯迪》《天涯》等网友们的关注!没有媒体的关注,少数勇敢的律师在旧体制面前力量太微弱,有了媒体的阳光,非法的保守的力量就会收敛,进步的力量就会放大。正是有了媒体和成千上万网友们的关注,才有了广泛的影响和对社会进步的推动。

感谢北京的律师们!北京2万多名律师们第一次对律协选举如此关注,他们有的投身于选举之中,有的给我们资助,有的帮助传播直选理念,有的在实际投票中认真对待自己的权利把票投给关心公益的律师。这是一个引领社会进步的群体,他们是中国民主法治的希望。

感谢律协、司法局等所有体制内推动社会进步的人士!没有他们的努力,我们很难看到这点滴的进步。虽然整个过程中我们对司法局和律协提出了很多批评,但是我们还是欣慰地看到了一些进步:北京律协第一次给全体律师发了选举证,许多在京执业十多年的律师第一次见到了选票;律协章程草案两次上网公开征求意见,在北京律协三十年历史上也是第一次;有些事情办的虽然不尽合理,但也履行了必要程序;在《严正声明》之后,律协负责人对公益律师的态度大为改善,对呼吁的一些问题也作出了回应;在一些选区,有的律师发表了公开竞选演讲,有的公益律师当选为代表。为了一个民主法治公平正义的社会,需要我们所有人共同努力,这些进步是我们所有人共同努力的结果。

                                               2009年3月28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