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基本人权是政府的职责

连日来,山西奴隶工厂事件深深震撼了文明社会。我们难以想象,在21世纪的今天,中国竟存在如此大规模的奴役劳动,无论是根据国际标准还是我们国家的宪法标准,这都是对人权的严重侵犯,是中国的耻辱,人类文明的耻辱。各级政府仅仅下定决心解救这些现代奴隶并按工资标准补偿是不够的,依照刑法惩罚包工头和砖窑厂主是不够的,甚至判处某些官员渎职罪也是不够的,我们必须追问的是,这种奴隶劳动为什么能够大规模长时间存在?我们的政府应当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早在四年前,一位名叫张徐勃的陕西民工,在被骗至山西永济一个砖窑打工,失去人身自由,过着奴隶的生活,两腿致残后遭弃,幸得村民热心相助,才拣回生命。也就是说,黑窑奴工的问题至少在公共视野中存在了四年之久。

 “在山西永济市,解救平顶山少年朱广辉时,让我们意想不到的是,朱广辉是从一个窑厂解救后,又被当地劳动监察部门倒卖到另一个黑窑厂的。并且一个姓冯的劳动监察队员,还把朱广辉被解救时补发的300元工钱装进了自己的腰包。”。这是记者付振中见到的一个劳动监察官员。

而现在媒体上充斥的消息是,两天时间内晋豫两地警方联手解救黑窑奴工379人,黑窑主包工头尽皆落网。公安部门的行动不可谓不迅速,成果不可谓不显著。那么这支精锐之师、威武之师,为什么在从张徐勃落难后到胡锦涛批示前这几年里,成为人贩子和黑窑主的保护伞,甚至对童工父母说“不是你们的孩子不要带走”?为什么如此富有绩效,政令通畅的人民政府,成为“解救孩子的最大阻力”(付振中语)?

黑窑奴工事件,绝不仅仅是几个泯灭人性的坏人犯下的罪恶。这是一种严重的社会现象,相当普遍存在的社会现象,多年来,这种犯罪持续地大规模存在,不仅在山西,在河南,内蒙、山东等中国的很多省份都存在。如果不是扭曲人性压制善良的制度,人性之恶怎能如此疯长和张扬,这个淳朴的文明古国怎么会盗贼横行,恶人遍地?

黑窑奴工事件,绝不仅仅是山西省几个地方政府官员的欺上瞒下的渎职事件,那么多失子父母向那么多机关,那么多官员哀号求救,得到确是令人痛心的麻木和冷漠。我们必须追问,为什么那么多官员对人民疾苦漠不关心?他们为什么不在乎人民?!

保护基本人权是政府存在的重要价值之一,政府必须尽到职责保护弱势人群的基本人权。如果仅仅是几个窑主或包工头犯下了非法拘禁或者故意伤害罪,这只是普通的刑事犯罪,如果仅仅是几个腐败官员渎职,这也只是普通的刑事犯罪。但是,这种现象如此大规模长期存在,这就是一个国家的严重人权问题,这是一个国家的责任。

我们必须意识到黑窑奴工事件反映出的严重的社会问题。这些事件不是靠一场运动就能解决得了的,即使解决了黑窑奴工的问题,也难以保证会不会出现煤矿奴工问题、沙市场奴工问题等野蛮奴隶制各种形式的翻版;即使今天解决了所有的奴隶工问题,也难以保证明天或明年会不会重新出现新的奴隶。从更广泛意义上讲,黑窑奴工事件和唐山市开装甲车的黑社会老大是同样性质的问题,问题的核心就在于,为什么地方政府普遍失职?为什么官员完全不在乎人民的疾苦?我们必须意识到,这是一个人权问题,更是一个宪政问题。 我们强烈呼吁,那些犯下渎职罪甚至更严重罪行的相关政府官员必须依法受到严惩,以警示所有有责任的政府部门必须尽到自己保护人权的责任。但是仅仅靠自上而下的约束和惩罚是不够的,中国必须建立一种制度,以保证所有的官员对人民负责而不只是对上级官员负责。这正是我们呼吁民主法治的原因。民主不是要模仿别人,而是要解决我们自己的问题,为了一个官员对人民负责的社会,一个良知和正义的社会,我们需要民主,需要法治,需要靠选票或者其它任何科学的形式约束官员权力。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