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照亮了俄罗斯未来的道路——纪念叶利钦

今天,2007年4月25日,是俄罗斯的哀悼日,俄罗斯人民沉痛悼念他们的首任总统叶利钦先生。毫无疑问,叶利钦是一位历史人物,在俄罗斯民族的历史上,他将与彼得大帝齐名,成为俄罗斯人民永远的骄傲。彼得大帝将俄罗斯引到现代文明的门槛,历经一个多世纪的动荡和专制之后,叶利钦终于完成了这个伟大民族的历史转型,建立了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让这个古老的专制帝国终于走出野蛮政治恐惧的阴霾,走向现代文明,他当之无愧被称为现代俄罗斯之父。

他光荣地到来。正如普京总统所说的,他是真诚而勇敢的俄罗斯民族英雄,他以当选俄罗斯第一任总统的身份进入俄罗斯政坛中心,在819事变的危急时刻,他登上坦克,以无与伦比的勇气和智慧抗击了专制的逆流,开启了俄罗斯民主的新时代。他活跃在俄罗斯政坛只有十年时间,他的政治生涯像流星一样短暂,但是正是在这十年时间,俄罗斯历经痛苦的转轨时期,历经经济危机政治危机的激流险滩,他最终为俄罗斯把握好了方向,把一个稳定的开始走向繁荣的俄罗斯交给下一任。

他光荣地离去。有人说他嗜权如命,有人预言他决不会放弃权力,但他以自己的行动证明,那些恶意的揣测错了,他以自己的行动证明,那些习惯于专制的预言家们错了,他以自己的行动证明,政治原来也可以如此崇高,可以是为公众谋福利的事业,可以是对一个国家的爱。他留给俄罗斯人民最后的镜头是为俄罗斯十年阵痛向人民道歉,他说,对于一个大国的变革他曾经过于乐观了,他对普京说,珍惜俄罗斯。在世纪之交,在政治生涯的最后一刻,他在人类政治文明的史册上写下了光辉灿烂的一页。

他平静地离开这个世界。在他离开政坛8年之后,俄罗斯正在迅速走向繁荣,更重要的是,俄罗斯全体人民能够分享经济增长的成果,他们的人均收入预计到2010年前后将超过一万美元,他们终于生活在了一个民主法治的国家,一个自由的国家,一个所有人分享物质财富和精神文明的国家。他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成为俄罗斯“最幸福的退休老人”,2007年4月23日,幸福的他终于平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当他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俄罗斯没有动荡,只有繁荣、自由和感恩。历史一再表明,一个伟大的政治家不在于他至死都掌握着权力,而在于他为自己的民族作出了什么贡献,在于他崇高的道德品质。

他照亮了俄罗斯未来的道路。今天的俄罗斯依然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俄罗斯的未来是可预期的,再也不会因为某个领导人去世而陷于恐慌和危机,再也不会因为政客们的无耻争斗而让无辜的人民陷于恐惧,因为叶利钦为俄罗斯奠定了宪政制度,他不仅帮助俄罗斯制定了一部伟大的宪法,确立了民主选举的制度,确立了保障正义的独立的司法体系,确立了保障公民权利和自由的制度,他还是推动宪政制度良性运转的高贵的榜样。与那些至死都试图牢牢掌握权力整天宣扬自己身体仍然多么健康的卑微的政客不同,叶利钦带领俄罗斯渡过民主转型最危机的难关之后,安心地离开了政坛。俄罗斯人民是幸运的,他们有了叶利钦,有了普京,不久的将来会有第三位民选总统,叶利钦带头遵守了宪法,普京已经承诺将遵守宪法,正如华盛顿一样,相信这高贵的榜样将影响俄罗斯的世世代代,相信俄罗斯人民终将拥有运转良好的宪政制度。从此以后,这个民族将拥有可靠预期的未来,再也不会回到野蛮专制的过去。

回首中俄两国在过去一个多世纪走过的改革道路,我们仍然对中国未来的命运充满忧虑。两个国家都有漫长的专制历史和专制造就的扭曲人性的政治文化,两个国家志士仁人都曾努力探索通往现代文明的道路,两个国家在二十世纪都曾走过弯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在二十世纪的最后二十年,中俄两国再一次尝试了不同的改革道路。也许就在几年前,中国知识界的很多人仍然在嘲笑东欧和俄罗斯的改革,嘲笑他们的休克疗法和政治动荡,但是今天,嘲笑的声音越来越低微了。十几年过去了,那里的新闻越来越少了,东欧俄罗斯传说中的动荡和混乱已经远去,他们已经成为或接近发达国家。反观中国,我们的经济增长率似乎一直很高,我们国家有巨额的并且迅速增长的财政收入,但是很多人仍然生活在贫困之中,很多人缺少基本的社会保障。更重要的是,我们国家的未来仍然充满了不确定性,我们没有良好运转的民主制度以约束权力,没有独立的司法体系以确保社会正义,没有权力制衡的制度以确保人民的自由和尊严。而要确立这一整套的宪政制度,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付出多少代价。二十年后的今天,一个世纪之后的今天,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的改革落在了俄罗斯后面。 今天,中国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远见卓识的伟大政治家,需要走出阴谋暴力面向文明时代的政治家,需要为了民族大义放弃个人利益、集团利益的政治家,需要顺应历史潮流缔造现代文明中国的政治家。今天,我们面临的不是主义之争,而是要以叶利钦式的勇气和真诚认真解决自己国家的问题,在对比俄罗斯和中国的时候,我们必须走出过去多年意识形态争论的怪圈,认真反思这两个大国的现代化道路。也许,中国无法避免俄罗斯经历过的震荡,也许,中国会像我们期望的那样比俄罗斯的变革更顺利,但无论如何,我们的未来必然是共同的宪政制度,这是人类文明的潮流,我们已经置身于这潮流之中。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