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你不能泯灭良知

今天到东城法院拿判决书。开始法官不在,等了半个多小时法官终于来了。法官一进门一脸傲慢,问谁来拿判决书。我站起来说河南内黄县的刘凤军的判决书。年轻的法官见了我愣了一下,说你就是兰大的许志永吗?我说是,他说我们见过面啊,我是兰大96级的。

法官把我拉到边上的房间里,一边说,这破上访的事你怎么沾上了啊?我说我为他们提供法律援助。我开门见山就问,你觉得这个案子你判的怎么样?法官说,应该没问题,接访的劝他,他把人给打了,轻伤。我说,你听过刘凤军的说法吗?法官说,他说话听不懂,一张口就说自己上访的事情。我问,你就凭接访的证言就给他判了?法官说,已经构成了轻伤,没问题。我说,根据我了解的事实是,接访的先打的他,他还手。法官说,那也是打架,构成轻伤也是要判刑的。我说,那不是打架,那是正当防卫。法官说,接访的只是拉了他,他也不能拿锁链子打人啊。我说,接访的凭什么拉他,河南内黄县的接访人员凭什么到北京拉人家,有什么法律手续限制人家的人身自由?再说,仅仅是拉他吗?刘凤军多次被接访的殴打,国家信访局前,公安部门前无数上访的人被殴打,那么多人被打伤起诉给你们,你们法院也不管不问,怎么一还手就成了故意伤害罪了?就是这次被打,有访民打110求助,警察不理,他是被迫还击,典型的正当防卫。

法官根本不清楚那天发生了什么,就判了这个冤案。而且更令人吃惊的是,法官居然没有给刘凤军家人寄送判决书。刘凤军口头提起上诉,法官也没有作笔录并向上级法院提交上诉状,还说上诉期已经过了。

我难以想象,在刘凤军眼里,这是什么世道?含冤上访,在北京被地方官员光天化日之下野蛮殴打,北京的检察官冷漠地起诉,没有人为他辩护,没有人听他讲话,北京的法官冷漠地判决。他一个外地农民是多么的绝望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