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

每个周六的下午都会有韩国的留学生来上访村发放食品,据说他们是基督徒,已经坚持行善两年了,最近发放的地点改在了最高法院接待室门前。

下午我一边和访民聊天一边等待那传说中的基督徒。三点钟,一男一女两名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每个人手里提着两个食品袋来到高法接待室门前的胡同里,男生个子瘦高,女生戴着眼镜,看起来有点腼腆。他们在铁门前站住,很多衣衫褴褛的上访者拥挤过来,那一瞬间就像电影镜头中民国时期一群难民的镜头。有志愿者帮助维持秩序,喊着大家排队,很快,访民们排成了一排,队列一直延伸到几十米外的马路上。

他们发给每个人两个鸡蛋和两个包子,并说一句“感谢上帝”。有的访民接过包子和鸡蛋也跟着说“感谢上帝”。

一个穿着灰色露棉絮的破棉袄头扎白羊肚毛巾的老汉伸出了他那布满老茧的双手,满脸的沧桑,充满感激而又平和的眼神和那个发放食品的年轻姑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当我回头看这幅照片的时候,真觉得像是拼接出来的。那个扎着白羊肚毛巾的老汉代表着中国人心中一个经典历史镜头,但在这里,没有历史镜头中迎接新时代的灿烂笑容,也没有批斗地主时的阶级愤怒。他有点像那幅著名的油画《父亲》,不过,这位“父亲”的白羊肚毛巾,他的包裹,他的手都是脏兮兮的,只有这张脸,此刻显得那样纯净的大慈大悲。

一个妇女领着一个盲人来到跟前,他想多要一份,说他们明天也没有饭吃。维持秩序的志愿者说,对不起,每个人只能有一份。

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妇女接到鸡蛋和包子泪流满面,咧着嘴呜呜地哭了。不知道她曾经受过多少委屈,也许,在自己国家的首都,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很久没有人这样对待过她了。他们太需要帮助了,但是帮助他们的不是自己的国家,而是两个来自异国的年轻人。

我站在旁边,悄悄地拿出相机,偷偷拍下这些记忆。如果是上班时间,警察会出面阻止拍照,现在是周末,我才敢把相机拿出来。

突然,一个高个子妇女不知什么时候来到我跟前指着我骂:“什么东西!年纪轻轻地干这种事,xxx的走狗,良心让狗给吃了。”噢,原来她把我当成便衣了,以为我在收集他们的黑材料。我实在是哭笑不得,就冲着她笑。

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走了。一回她又来了,继续骂,而且声音越来越高,骂得越来越难听。我苦笑着,就这么看着她。她可能觉得我这个人有点莫名其妙,终于骂完走了。

可能只有在这样的场合她才敢那样勇敢地高声咒骂,因为在这一刻,是非善恶那样分明。此刻,在这个贴满标语口号狭窄而脏乱的胡同里充满了圣洁的光芒,上帝慈爱的阳光照耀这一群凄惨无助的人们。在那个高个子妇女眼里,居然还有一个间谍魔鬼在这里偷偷拍照,简直是太邪恶了,她代表正义在讨伐“我”。 大约二十分钟过去了,他们带的包子和鸡蛋发完了,还有一些人遗憾地没有领到。我过去和两个年轻人搭话,想和他们聊聊,但他们说声对不起就离开了。我可以理解,他们不需要任何张扬,他们只需要默默奉献,在北京南站,基督教在悄悄传播。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