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滋孤儿失去了“关爱之家”

爱滋孤儿的“关爱之家”

河南省柘城县双庙村全村3800多人过去几年中因为艾滋病去世的就有148人,仍有病毒携带着440多人。这么多人因为艾滋病去世或者丧失劳动能力,于是出现了很多没有人照料的孩子,他们被称为“爱滋孤儿”。

2003年2月,在一些公益组织的支持下,双庙村37岁的艾滋病毒携带者朱进忠带头在本村成立了专门收养爱滋孤儿的“关爱之家”。

关爱之家的孩子们从四五岁到十二三岁不等,大部分是本村人,也有少数是外村送来的,从2月到12月,关爱之家里的孩子们增加到52名。

关爱之家起初条件很艰苦,孩子们挤在四五间房子里,冬天到来的时候被褥和衣物都不够。但孩子们总算找到了一个家,他们亲切地称呼朱进忠和他的爱人爸爸妈妈。村民也很感激,认为朱进忠“做了一件大好事”,村里很多人作为志愿者参与了“关爱之家”的管理和服务。55岁的村民志愿者范景绍说,全世界那么多人都在关心我们帮助我们,都在为我们献爱心,难道我们自己就不能为孩子们献爱心?

2003年12月1日,“关爱之家”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栏目播出后得到了很多人的关心和支持,很多人捐来了钱物,其中北京青年报捐助7万多元,中央电视台捐款100万元。中央电视台就捐款事宜和商丘市民政局签订了协议,委托市民政局针对朱进忠照料的52个孩子发放捐款,孩子由谁照料,这笔钱就有谁负责逐月领取。

然而就在“关爱之家”得到关注看到希望的时候,12月下旬,政府有关部门找到朱进中要求关闭“关爱之家”,理由是不合法,政府正要建立一个新的孤儿院。

被迫关闭

2004年1月份,有关部门仅用了17天就建成了一个新的孤儿院“阳光家园”。与此同时,朱进忠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有关部门多次找他谈话,要他关闭“关爱之家”。同时县里要求所有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双庙村人回到双庙村做孩子亲属的工作,要求他们必须同意孩子到“阳光家园”,有的干部甚至以“不给孩子自留地”相要挟。

春节前夕,县民政局长、乡长、县政法委副书记等来到“关爱之家”询问孩子们亲属的意见,孩子们和亲属很多人都哭了,他们不想让孩子们离开这里。“阳光家园”离双庙村十几公里的路,爷爷奶奶如果想看望孩子很不方便,老人有时需要孩子照顾也不可能了,所以他们宁愿在条件差一些的“关爱之家”,也不愿意去“阳光家园”。还有原因就是他们对政府办的孤儿院不信任,这么多年政府没管,“关爱之家”成立了他们才开始关心,他们信赖“关爱之家”,在这里找到了家的温暖,而在政府那里,他们不敢奢望。

孩子们和亲属的哭声并不能改变什么。2004年农历正月初八,县里领导找到朱进忠,要求他在初九必须关闭伙房,必须把孩子送到“阳光家园”,否则,“一切后果自负”。

在越来越强大的压力下,朱进中被迫把孩子们送到“阳光家园”。但有十几个孩子的亲属坚决不同意孩子去,最终,38个孩子到了“阳光家园”。剩下的孩子也不能在朱进忠家吃饭了,因为有关部门勒令不得开伙做饭。

“阳光家园”的“阶级感”

2004年2月8日,我们来到“阳光家园”。这是一个临近公路的红瓦白墙的漂亮院落,引人注目的是每个房子里都有空调。院子里有正在忙碌建设的工地,据介绍这是即将建成的小学。一位领导说,必须在2月13日之前建成,因为这一天将有国际媒体来采访。

刚刚见到孩子,他们在保育员的带领下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问他们在这里生活好吗,他们一致说好,愿意回家吗?不愿意回家。

然而,当我进到一间房子里,五个孩子偷偷溜进来,悄悄地对我说,叔叔,你能带我们回家吗?

他们哭了,说这里吃的不好,管理人员待他们也不好。我问一个孩子在这里最深的感受是什么,这个11岁的孩子的回答让我震惊——“阶级感”!,在“关爱之家”,他们是家庭的一员,而在这里,他们是被压迫阶级!他们不能出这个院子,他们必须服从管理。

后来我们在管理人员不在场的情况下问了很多孩子,从“关爱之家”被送来的孩子几乎都不愿意在这里。

十几分钟后,当我再次见到一位主动要求回家的孩子,他说刚才“阿姨”(保育员)吵他了,因为不让他给我们说话,这次,又跟我们说话了,回去可能要挨打了。

没有父母的关爱,在这监狱似院子里,在人前微笑,在背后流泪,我实在难以想象这幼小心灵承受的精神折磨。

临别时,“阳光家园”的院长骄傲地向我们展示这里的“探视制度”。亲属探视每一个季度一次,每次不超过30分钟,不得携带玩具、零食等,探视的亲属不得在院子里随意走动,等等。这样的探视制度比监狱还要严格。院长的理由是怕影响孩子的学习。

形象工程能拯救多少孤儿?

民政局长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毫不隐讳这投资180万元漂亮的院子是一个形象工程,他说,政府就是要树立好形象,这样的事情怎能让一个私人干呢?

这个院子光是管理人员就有18名,其中包括一名院长,一名副院长,一个会计,一个医生,四个厨师,四个保安,六个保育员,这些人员每个月光工资就需要一万多元。但这样高成本的院子一共也只可以容纳100名孤儿。

这里收养孤儿的标准是父母都因为艾滋病死亡。但有一些孩子父亲死了母亲嫁了,或者父母一个死了另一个丧失劳动能力,这都不符合条件,因此不能进入“阳光家园”。仅仅双庙村就不只有52位孩子需要照料,全县有多少?那些剩下的需要照顾的孩子怎么办?

我们问,如果朱进中正式申请开办孤儿院,民政局会批准吗?局长回答,不会批准。

政府办不好而民间能办好的事情,为什么就是不准民间办?我们难以理解有关部门的逻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