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沸腾的激情和冷酷的理性之间

秦兵来自湖北农村,他和妻子开了个小水果店,秦兵以前在西直门附近蹬三轮,前几个月在卖菜,他们可爱的女儿在北下关小学读二年级。他们诚实善良,安分守己,每年都及时更换暂住证。

昨天傍晚我又一次路过他们的水果店,和他聊了起来。我没有想到的是,秦兵居然刚刚在4月份被收容了一次。说起收容,秦兵和他的妻子都非常气愤。

4月6日傍晚,秦兵趁休息时间又蹬起了三轮车,就在西直门附近的马路边上,几个地铁警察冲过来把他和另外一个老乡抓了起来。当晚,秦兵被送到了北京收容所,开始了十天“猪狗不如”的日子。最让秦兵伤心愤怒的是他的老乡的遭遇,由于跟警察讲理,坚持认为自己如果违反了交通法规,可以处罚,但不应当被收容,那位老乡被打成重伤。拉到收容所,人已经站不起来了,收容所不敢收,警察把他拉到一个桥底下仍到地上就不管了。幸好有老乡碰见,总算捡回了一条命。

秦兵在收容所里被关了十天。说起收容所,秦兵愤怒不已:“怎么能把人那样整?!”吃的,“说实在的,我老家的猪都不吃的窝窝头!”;住的,“地上铺木板人挨着人,被子我看几年都没洗了!”

4月16日,秦兵交了200元钱后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把所有衣服脱了扔掉,好好洗个澡。“太脏了,简直不敢想象,那哪是人呆的地方啊!”

“我出来的时候,那里面还有好几千人,不知道后来他们是否被放出来了,要是有了非典,结果不敢想象。”秦兵很担心那些不幸的人们。

与秦兵同时被收容的有一个来北京旅游的六七十岁的农民,他一辈子没到过北京,这次终于来了,没想到第二天就被抓了。在收容所,老人跪在警察面前,头在水泥地上磕得“怦怦”直响,哀求警察放了他,他说自己的行李还在旅馆呢。警察说,他无权放人,只能遣送。

秦兵说到这里,咬紧牙关,“如果这个人是我父亲居然遭受这等侮辱,我会和他们拚了!我杀了他们!中国人到底怎么了?凭什么我们就要做二等公民?!”

我一直在旁边听着,听他们的悲哀和愤怒。说实在的,我也会有秦兵那样的愤怒,我恨不得把那个比巴士底狱还恶心的收容所砸个粉碎。我知道,这样愤怒的烈焰已经在千千万万中国人心中燃烧,平等和尊严是我们每一个人天生的正义要求! 但是,我们却以最大的理性和耐心把这些愤怒压在心底,我们等待着,我们等待着。也许未来有一天,我们不愿看到的确又不可遏制的火山一样的爆发,到那时,请记住,愤怒和绝望的不是我们,是这个国家所有的人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